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梦断传销路》第一百六十六章:听话的悲哀 揭秘传销高层内幕
来源:转载    时间:2016-01-12 我要分享:

梦断传销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听话的悲哀

   能做到听话和善于听话,这一点对于任何人来说一生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在他小的时候如果不听父母的话,到了学校也不听师长的话,在单位里又不听领导的话,那么这种人最后大多数就必须要听法官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讲,在这个行业里,能够做到乖乖的听话很多时候简直就是一种人生的灾难。因为很少有人意识到在这个行业里,最严重的精神麻醉是“听话”二字,每一个选择这个行业的人,在考试上线的时候,交了上线款以后,都首先要接受“必须做到绝对听话”这种“麻醉剂”的注射,并定性为:“听话是一种能力”。从理论上讲这一观点是无懈可击的,其实,不仅仅是在这个行业,就是社会上任何一个行业,尤其是在官场上,能做到听话也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因为上司对于下属的要求,首先要是你的服从意识,而不是你的工作能力。而区别在于听话的结果却走向正反两个方面。在官场和职场上能做到听话,可以得到上司的赏识和重用,说白了,人生有很大的利益回报,最起码可以保证自己的工作和薪水;在这个行业里听话就是人生的克星,越是听话就亏的越多,或者说死的越透,你越是听谁的话,他也就有意无意的把你坑害的越很,甚至推到死亡绝路。

    因为在下边的时候,包括在B级别这个阶段,对于隐藏在行业背后的很多东西一无所知或者说略知皮毛,到了A级别以后才感悟颇深。回头观望一下,凡是在行业里能做到听话的人,可以说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如果把话说的更直白一点,你听谁的话,谁就在卖你,而且你正在帮助他数票子。有一位智者说过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他说:你要当心,凡是教你怎样赚钱的人,他正在准备赚你的钱,如果仔细想一下,难道不是吗?

    那些在团队里所谓平时都不太听话的人,基本上都有一个如意的结果:要么钱色双赢;要么品尝仙桃;要么抱得美人归等。我升A以后才知道,这些老A们在B级别阶段的时候,因为在动用上线款或背后搞女人的问题上经常与上面抵牛,听说他们在下边时都截留和花掉了不少上线款,有的还暗中偷吃了很多禁果。听表弟说:莫富国与他的直接上司章大炜,还是亲戚关系,因为利益分配问题同样是经常发生公开抗争和对骂,直到最后决裂,照样有车有房。我所知道有一个最不听话的B级别老总,双枝发展的都比较好,每月的上线款他在下面几乎花掉一半,每到一个城市都暗地包养有两个小情人,包括行业内部的大美人他玩的也很有几个。
 
在他晋升A级别之前曾来永州团队开分享大会上四号,夜里我陪他在宾馆睡觉时,他告诉我说:“做成功了花的是自己的钱,做不成功花的是上面的钱,现在不花,将来后悔”。他还把手机上各地情人照片给我看,并当着我的面给她们打电话,说的话让人听着很肉麻。我说他的很多做法都是违反行业《六大杀手》,他说“都是跟网上大老总你两个表弟学的,你不知道,与你表弟相比还差的远哩”。听说他在升A之前就已经知道表弟他们单干和玩女人的事,所以升A以后就率先效法表弟,自己也独立单干,很快拥有了自己的洋房轿车。

    河南漯河团队有一个年青B级别老总,在上级眼里也算是个典型的不听话的人,他是秦小梅的网下。因为他在下面管团队的费用问题经常与上面A级别老总公开抗争,每月在往上打上线款的时候,就直接截留两千元。上面的老A们对他的行为很有意见,也很头疼,但又拿他没有办法。在我升A去十堰之前,有一天夜里他给我打电话问我们团队B级别每月的费用是多少?我告诉他:上线款一分不准动用,没钱自己想办法,他告诉我:他每月除了每套单子一百元的好处费以外,必须保证他2000元的费用,上面不同意就截留。直到升A以后我才知道,因为他不听话与上面关系搞的很紧张。后来秦小梅与三表弟的的关系恶化,“鹬蚌相争,渔人得利”,三表弟就乘机把他直接收编在自己的麾下,他每套单子的上线款只上交给三表弟300元,由三表弟给他提供业绩工资单,每套单子2800元除去下边的工资是833元和上交给三表弟的300元,共计是1133元,自己可获取纯利润是1667元。这位B级别老总,还把自己已经是B级别老总的妹妹下放到团队当大领导,直接掌控着团队和上线款。所以后来听说她们兄妹两个都买了轿车和房子。不仅如此,他与多年的前女友分手以后,把自己的网下的一个年青貌美的女老总玉美人搞到身边来,公开做起了鸳鸯梦。最后又与网外当地一位颇有点身价的美女结为夫妻,还生了一个胖娃娃,这就是他平时不听话的结果。

    有关行业上层发生的很多情况,我在B级别阶段的时候知道的也很少,有些只是耳有所闻,但不知真假。我与鲁文智升A到十堰以后,表弟之所以采取把我们装进罐里的管理办法,主要是怕我们知道四个方面的重要情况掉他的底子,或效法他们:一是怕我们知道他脱离上线单干的事;二是怕我们知道其他的A级别老总独立单干的事;三是怕我们知道下面有些B级别老总毫无节制的坐支上线款和不向上面交钱的事;四是怕我们知道行业上层为了争夺利益闹得乌烟瘴气和男女****偷情的丑闻。
 
说白了,表弟就是要把我们变成行业里的瞎子,聋子和呆子,俯首贴耳的听他的话,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把收上来的上线款乖乖的都交给他。

    走到A级别以后,虽然表弟对我采取了种种严密封锁信息措施,但通过暗中开通的信息渠道,还是知道了很多不听话的B级别老总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有的B级别老总知道行业是个骗局以后或者是小枝发展不动,就乘机卷走一批上线款;有的B级别老总自己的团队规模比较大,就自己脱离上线,把团队悄悄拉到别的城市单干;还有的B级别老总或大领导感觉自己成功的希望不大,如果搞不到钱,能在这个行业里“啃几个仙桃”也划算。其实局外人不知道,这个行业里同样是美女如云,特别是寂寞难耐的美少妇多的是。在这个行业的特殊条件下,几乎不存在着钱色交易,权色交易的色彩也不是很明显,不过是只有当上领导、大领导和老总才有很多暗中偷情的机会,当老板的时候男女接触的机会相对比较少一些。一般情况下,只要具备一个男人最起码的人格魅力和稍微放大一点色胆,在行业里与美少妇巫山云雨一番是很容易的事。

    有一位B级别老总,平时非常注重仪表和外在形象,很有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在当大领导的时候,就因为不是太听话,上面对他颇有点意见。刚晋升B级别的时候你,因为他不好驾驭,他的上司还专门调请外网的几个A级别大老总过来,在茶楼里对他进行所谓“诫勉谈话”。当他听出来上面老总说话的含意时,满脸怒色,立即站起来从衣架上取下衣服,拂袖而去,上面几个老总顿时傻了眼,搞的很尴尬。如果在官场上这样做那会被就地免职或受到更严厉的处分,可在这个行业里,一个下属不给上级面子,不买她们的帐,上级面对这样的下属,就是气的蛋疼,依然是女人的裤子------没吊门。由此可见,在这个行业里,上级对下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约束力,下级对上级,树立他,排场他,他是领导,是老总,如果不树立他,不排场他,他什么狗屁都不是。这是因为上级对下级没有丝毫的制约力,再一个就是这个行业所谓领导和老总头上的小乌纱都不受法律保护,更重要的是这个行业的上级对下级除了白白的索取以外,再也没有一点给予,所以,越是听话越是死的透,不听话还能有条路。
 


    人们常说:“能尝仙桃一口,不吃烂桃一筐”,在行业里就有两个水灵灵的“大先桃”,也就是说有两个最美夫人,一个是庄重掩饰下的风情万种,一个是岁月无痕的风韵犹存,后来听说这两个仙桃都被这个平时不大听话个B级别老总暗中多次品尝过,而且是在下边当大领导的时候就已经暗度陈仓,捷足先登。后来离开团队以后,他曾给我打话说他非常恨这个行业,辛辛苦苦干了几年,把什么都耽误了,亏了很多钱,还苦了孩子,真是很后悔。我说“你要比我好的太多,第一,你虽然没有做到A级别,但最起码还有个完整的家,我虽然做到了A级别又怎么样?没有挣到钱也就算了,问题是把家毁掉了,老婆也做没了;第二,你回几次家、看病,买好服装,还买了好手表和三千多元的戒指,都花了不少上线款。我因为相信表弟话“上线款一分不能动,不要塌个大窟窿将来升A以后影响买车买房”,就是用自己的钱买个内裤也必须先给他打个电话,记上帐。第三,你这几年虽然没有挣到钱,但还是很划算的,行业里最好的仙果都被品尝了,销魂一刻,千金难买,‘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果按这样算,你不但没有亏,而且还赚大了。我比你干的时间还长,钱没有赚到,还受一肚子窝囊气,当了几年老和尚,男儿身变成了太监。虽然没有你那种男人魅力让美少妇投怀送抱,但仅凭我当时某些方面的优势,与几个半老徐娘风流须臾,可以说是非常容易的事。可是,一想到成功后的千万财富和几年的心血,不能因倾刻之欢而毁之,所以才不敢越雷池半步。有时回想起来就感到自己愚的很可笑”。他听了我的陈述和调侃,有怒转喜,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说:“咱两个相比较,我比你好多了,但与你的两个表弟和有的A级别相比,那简直是没法比,他们在团队里都不知道搞了多少漂亮的女人?还捞了几百万”,我知道这就是听话和不听话的最终结果。老人家常说:“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在行业的上层凡是不听话的人都是财色双赢,不仅上层如此,在下边老板当中也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在都江堰时,就有一个叫赵田龙的老板,平时满不在乎,不大听领导的话,与一个叫郭银燕的漂亮女老板搞感情萌芽,其实也就是谈恋爱,最后发展到秘密开房的地步。她们虽然不是我的网下,但他平时还算是比较尊重我,女方的父亲也在团队里,与我的交往多一点,他对女儿的做法不能接受,认为应该好好做行业将来出人头地。很多领导都劝她们果断的结束爱情尽心做行业,我也去做过工作,他不但不听,反而携女老板私奔了。我受她们领导之托,还专门给赵老板打了电话劝她们回团队,他在电话里对我讲:成功还不知道何年何月,不如先抓个老婆再说,就是这个行业不做了,不花钱搞个媳妇也划算。后来听说她们还真的组织了一个幸福家庭,并有了孩子。试想当时如果听信了我们这些领导的鬼话,确定是亏的一塌糊塗,说不定是光棍回去当剩男。

    表弟的小枝,也就是白雪梅和我的整网下这条线,平时都是很听话的,包括鲁氏族所代表的福建团队,做人做事在我与鲁文智升A之前都是比较规范的,从大领导到B级别老总从来没有发生过卷走上线款的事,也没有随便乱花上线款的现象。在感情萌芽和男女乱性方面,除了鲁明志与他的女朋友在B级别阶段开过房以外,从没有发生过什么桃色新闻。有人调侃说我们这枝团队是:“上面花和尚偷腥,下面真和尚念经”,意思是表弟在上面经常搞女人,我们这些人在下面老老实实做行业。对于我们这一枝的大领导和B级别老总,从不乱搞男女关系和不动用团队的上线款的做法,表弟也是非常认可的,他所说的我们下边的B级别老总有时不听话,是指在做行业方面没有完全按照他的思路走,他说每个人只要都按照他说的去做,都可以成功和赚到钱,而且成功的速度可以提高一倍,因为他吹的太离谱,所以才没人愿意听他的,有时还背后嘲笑他。

    在表弟眼里还有一位最听他的话的B级别老总,那就是程凤云。在这个行业里,所谓听话,说白了就是俯首贴耳、唯命是从。团队还在都江堰的时候,表弟还是被超越的B级别老总在管团队,有一次他下去在一个课堂里开全体领导会,会议内容是让程凤云突然接替我的大领导职务。表弟在会上还专门表扬了程凤云,说她能做到听话,也就是按照表弟说的去做从来没有走过样。当时程凤云与表弟并肩站在主席台上,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因为在这个行业里,听话是一个人能力的主要标志,尤其是能做到听表弟的话和能力得到表弟的认可,不仅是在公开场所高兴,就是躺在被窝里也会偷着笑。况且程凤云是表弟大枝上的第二代,每套单子有他几百元的收益,因此,程凤云能做到乖乖的听话,对于表弟各方面的好处都是大大的。

    我们这一支团队与程凤云的一支团队是两条为表弟输送利益最大的管道,一个是第一代,一个是第二代,也正是因为我们这两个团队能做到听话才成就了表弟,才使他成为了一个可以用钱捆子砸死人的有钱人。其实我们都能做到听话,并不是说表弟多么厉害,有什么能耐和害怕他吃了谁?只不过是照章办事,如果之前任何人成为我们的上司都是一样,甚至远比成为表弟的下属要好得多,最起码我们每个人的结局不至于那么惨。表弟把他在这个行业里赚那么多的钱,完全归功于自己的自己的能力和做法,又把自己吹得不可一世,而把自己的网下与合作伙伴的帮助全盘否定,并贬得一无是处。我来到这个行业里几年,也跑了不少团队,接触了很多的人,都是对三表弟的能力和为人的认可,从没有听到一个人说他的哥哥,也就是我这个表弟有什么本事和怎么会做人,而且背后都非常鄙视他,说他从来不尊重别人,喜欢自吹,吝啬小气等。不过我只知道表弟在家里小时候会放牛,成年后用牛犁田耙地干农活还是满可以的,进城以后听说在厂里当电工,业务很熟练。我还知道表弟懂得烹饪技术,能炒几道好吃的饭菜,另外表弟开车的技术也不错,至于说有其他方面的特殊能耐,可能是我的眼拙还没有看到。在这个行业里对表弟的看法,我与别人看法差不多,除此之外表弟还爱说一些荒诞不经和伤人自尊的离谱话。

    下面的老板都能做到听话,领导高兴;领导都做听话,大领导高兴;大领导能做到听话,上面的老总高兴,正所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我们都做到了听话,都老老实实的做行业,把收上来的上线款一分不少的交上去,个个都变成了太监和尼姑,表弟当然很高兴。那么我们这些人听话的结果又如何呢?

    程凤云是最听表弟话的人,被煎熬了几年,还没有走到A级别就几乎全军覆没,亏了很多钱,眼泪哭干,嗓子哭哑,面容憔悴,满怀忧伤,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自己的家门,此时此刻有谁能理解她内心的悲苦呢?她离开团队的时候,已经是个大B级别老总,也就是说,因为她来到这个行业和她的整体网下,给上面创造的经济效益至少二百多万元,又有谁给她一分钱的经济补偿和精神安慰呢?后来我到十堰,与表弟说到个事,他还说程凤云是因为没有听他的话才走到这一步,我一听头皮就开始发麻,怎么才能算听你的呢?难道人家像我一样,买个内裤还得要给你打电话说一声,别人上个厕所还得经过你同意?那才算听你的,你要是不同意,别人不就得憋的尿裤裆?

    在表弟眼中,鲁氏家族也算是比较听话的,无论在对待上线款的问题上,还是在男女私情上都是比较守规矩的。鲁文智在我们和其他人面前觉得很骄傲,甚至有点拔扈,但在表弟面前表现得还是显得很谦逊和很听话的,并含很浓厚逢迎其意的色彩,目的是想指望表弟帮助自己一家人实现财富梦想。仅福建团队给表弟一个人创造的财富至少也有一百五十多万元,可鲁文智一家已产生了两个A级别老总,到了十堰以后仅仅才几个月,一支几百人的团队在表弟的直接操纵下变成了风中残烛。鲁文智一家且不说买车买房了,后来听说在十堰竟然交不起房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