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数万老乡被套牢 记者独闯广西传销王国
来源:四川新闻网    时间:2016-01-15 我要分享:

     为解救四川老乡,本报记者卧底广西来宾市一传销组织,今起连续发回“卧底传销”系列报道

   新闻提示

  “华西都市报吗?我是一名四川人,现在在广西来宾市。这里有好几万四川人在从事传销活动,很多人过着非人的生活。他们还在源源不断诱骗更多的人来此参与传销,情况非常严重!”3月16日,一名四川乐山的男子从广西来宾市给本报打来电话寻求帮助。为彻底了解事情真相,揭开传销黑幕,本报特派记者于3月24日飞赴南宁,赶赴来宾市,以一名“富商之子”的身份成功打入传销组织内部,与传销者们同吃、同住、同“上课”。通过数天卧底调查,了解到该传销组织的大量行骗伎俩,揭开了窝藏在来宾市里的“传销王国”里的层层惊人黑幕,并亲历了数万传销者的“肉体折磨但精神亢奋”的“非人生活”。从今天起,本报将连续推出特派记者从前方发回的“卧底传销”的系列报道,希望借此能让迷途的人明白“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应早日醒悟知返!

  乔装打扮

  记者冒充富家子弟

  3月25日上午,南宁。

  为了乔装打扮,我特意穿上西装、系上领带、穿上一双崭新的黑色皮鞋,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富家子弟。随后,我坐上了开往来宾市的大巴车。此前,线人已经通过短信与我约定,我将自称家父是一名富商,因为我不想跟家父经商,想找个机会自己出来闯天下,以便尽快获得该传销组织头目的信任。

一路上,线人不停地给我发短信,问我到了没有,还说所有的人都在翘首等待,且他们的经理已经给我安排好了“工作”。在交流中,线人给我介绍了该传销组织大量让人害怕的内幕。尽管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但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我的心里还真的有些忐忑不安起来,那个地方真的那么可怕吗?凡是去了那里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进入一种魔界”吗?坐在车上,原本困顿的我一点也不敢放松心情,心中一直计划着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进去了又将如何安全退出。

  成功接头

  一脚踏进“传销窝”

  两个小时以后,一块写着“天下来宾来者上宾”的巨型广告牌映入眼帘,来宾市终于到了,我的心里也不由得紧张起来。10分钟后,大巴车抵达来宾汽车总站,收拾好行李,我走出了这个有点破败的车站,进入到人流中。按照线人的指点,我乘坐出租车赶到“光辉岁月”娱乐城门前,等待线人与我会合。几分钟后,一名平头、穿西装的年轻小伙子靠近了我,经过简短对话,我们终于接上头了。找个僻静的地方,他给我简单交代后说:“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去,他们都等着你,耽搁的时间太长,怕引起他们的怀疑。”于是,我们搭乘出租车赶到他们的“家”中。去他们“家”的路上,我的心里竟有些害怕,总担心这一进去是否能再走出来呢?

坐下喝水时,一神秘的中年男子紧靠着我坐着,不停地问这问那,仔细盘问我的一切。我按照事先背好的“台词”一一回答,滴水不漏,加上线人在一旁的配合,我基本取得了第一拨人的信任。

  茶楼包房

  遭遇三人轮流盘问

  休息不到半小时,一年龄稍大的女子打了个电话后提出:“老乡来了,我们还是出去喝喝茶吧,算是给老乡接风啊。”出门的路上,几个人商量去哪个茶楼,年轻女子建议:“老乡第一次来来宾,我们还是找个好一点的茶楼吧。”最后,我们来到“森明大厦”楼上的茶楼包房里。

  泡上菊花茶,三个人开始自我介绍,并轮流着对我进行询问:“以前干什么?喜欢干什么?家里的情况怎么样……”当我明确告诉他们:“我家里是有钱,但我并不想跟我爸做生意,我只想自己出来闯天下,将来让我父母刮目相看。”年轻男子马上接着话说:“你跟我一样的想法,我家里其实也不缺钱,我原来在家每个月的收入至少也有一万元吧,那我为什么要出来呢?就是想自己干事业,想赚更多的钱……”

  取得信任

  立即有人来“洗脑”

  时间在尽情畅谈中过了两个多小时了,看来他们基本上信任了我这个“新人”。年轻女子出门接了个电话后回来高兴地对我说:“我们还有两个朋友想见你,他们马上就来了。”

  10分钟后,一男一女风尘仆仆赶来了,自我介绍结束后,该男子单刀直入向我介绍起了他们所从事的事业:“我们在这里做的事业叫做连锁销售,又名直销,是我国于1998年从国外引进的最先进的销售模式,而且指定在广东和广西进行试点……自从这个事业在这里发展以来,从这里腾飞的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可以说很多很多了。来这里的人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以少量的投入赚取更多的钱……”

  该男子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讲话不喝水也很少停顿。稍有停歇的时候,同来的女子又开始补充:“我也是成都的,以前搞网络,家里很有钱的。你也是我们四川老乡,有钱大家赚啊。今天,我们主要是向你表明我们是干什么事业的,以后的几天,他们还会给你安排工作的,让你慢慢了解熟悉我们的行业,等你考察清楚以后再决定是否下手做,我们从不强迫别人去赚钱的。”

下午6点,雨雾笼罩下来宾夜幕降临了,他们今天给我安排的工作也终于告一段落。按照他们的规定,“新人”前来考察期间的吃、住、行全部由“招募者”(我的线人)所在的“家庭”负责,而且必须由“招募者”亲自为我做饭吃。因此,晚上的晚餐自然由线人亲自下厨准备了。

  饭后,几个人又是轮番游说我,直到我呵欠连连的时候,他们才有些不情愿地提出睡觉。晚上,我必须得跟他们住在一起,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跟我的线人住一间房子。

  特殊待遇

  量身定做洗脑方案

  关上房门,线人小何严肃地说:“我们不要高兴太早,也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后面还有很多工作,你还必须接触很多不同级别的人。”据小何讲,这里的人搞传销更具有迷惑性,他们对新人都非常热情,让新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接着,他们会按照“传统”,根据新人的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安排“工作日程”,一般为7天,特殊的为3天,精心策划并安排组织内部的“高人”轮番给新人洗脑,让新人渐渐被他们精心设计的前景所迷住,主动掏钱加盟他们的“事业”。小何还告诉我,由于他之前曾多次对他们说我是法律系的高才生,家里很有钱,理解接受能力很强,因此他们特意为我“量身定做”了一套方案,时间为3天,为我洗脑的人都是“成功人士”(最低级别都是业务主任),下午在茶楼见我的那一男一女都是业务经理,“接下来的几天你一定要表现出对他们的事业很感兴趣,那样的话,他们才会给你透露更多内幕的东西。”

线人倾诉

  “魔手”控制5万老乡

  他们所住的房子都是租来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地铺,再也看不见其他的家具了。据小何讲,10天以前,他的女朋友从来宾打电话给他说,来宾这个城市正在大搞开发,她准备开一家火锅店,希望他马上赶过来。接到电话第二天,他风尘仆仆赶来了。通过几天的了解,女朋友和她的朋友们竟在来宾搞传销活动,是编的谎言骗他过来加入的,“我当时气急败坏,只想给她一耳光之后愤然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接下来的几天让我感到很震惊,通过走访发现,在这里从事传销活动的竟有10多万人,而其中有50%左右的是我们四川人。我不能一走了之,我要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的四川人醒悟后离开这里。”

  小何告诉记者,他先是忍着愤怒做女朋友和她的朋友的思想工作,讲道理、分析他们所从事的所谓“连锁销售”就是害人的传销。“尽管如此,他们像吸毒者一样越陷越深,根本听不进。”小何说,由于四川人太多了,他们完全被一种“魔法”深深迷惑了,怎么也走不出来了,“最后,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想到了我们四川的新闻媒体,想借助你们的力量,让这些执迷不悟的四川人早日脱离苦海。为了等你们前来调查,我还专门花了3800元钱申购产品,以方便你打入他们内部进行深入调查。”

  数万四川人是如何被各自的亲人或好友以各种谎言骗到来宾市从事传销的呢?到底有多少四川人在这个“传销王国”里从事这个他们心中“最神圣而最能赚钱”的事业呢?本报记者将如何与他们安排的每一位组织内的“高人”周旋的呢?请看本报明天的连续报道。(一)

  本报特派记者庞山岚昨晚10时广西来宾现场摄影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