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咸宁传销团伙头目昨回国向温泉警方自首
来源:香城都市报    时间:2015-08-14 我要分享:

       2014年7月,有市民向本报举报,在温泉有人以某影视投资公司名义售卖产品,称2万元产品一年可以连本带利变成4万,涉嫌非法集资。
 
      本报记者深入采访调查后,于7月29日进行报道(如图)。此事引起温泉警方高度重视,立即组成专班开展调查。
 
       昨日,在经历多轮政策攻势和充分沟通后,犯罪嫌疑人高某从韩国飞回武汉向咸宁警方自首。这一特大传销组织主要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同时,高某也是公安部“猎狐行动”以来,我市警方缉捕归案的第二名外逃人员。
 
       回国自首
 
       终于不用提心吊胆
 
       昨日上午11时20分,从首尔飞抵武汉的大韩航空KE881次航班徐徐落地。一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像其他乘客一样急于赶去取行李,而是径直走向出站口几名男子。
 
       这几名男子正是等候已久的咸宁温泉公安分局民警。在核对身份后,已经在视频上彼此见过面的民警迅速将这名男子带离机场,返回咸宁。自此,经过温泉警方一年多时间的不懈侦办,某传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悉数到案。
 
       昨日,在温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记者见到了高某,落网之后的高某身着短T恤和短裤,神情比较轻松。民警介绍,高某在韩国过了一年多提心吊胆的日子,自首之后心情反而彻底放松了下来。
 
       温泉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负责人介绍,本报报道的疑似传销线索稿件引起警方高度重视,并立即投入侦办。2014年9月1日,警方经初查后即在城区某咖啡会所将正在组织他人开会的咸宁传销高级管理员李某抓获,随后又先后将我市另外两个负责人石某、徐某抓获。经初步审查,三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以发展他人购买虚拟产品为由,通过吸收会员、分级管理、上下级之间提成等方式,组织领导一个庞大的传销组织的事实。
 
       此后,专班民警前往北京、吉林、河北、辽宁等地调查取证,并于2014年12月5日在河北唐山、湖北天门、湖北武汉等地联合收网,抓获该传销组织领导者张某、范某、邹某等人。今年1月5日,专案民警再度出击,在广东深圳、北京等地同时行动,抓获该传销组织老板戴某、财务人员王某、网站管理者庞某等人。
 
       传销肆虐
 
       虚构产品包蒙骗数万人
 
       传销组织老板戴某到案后,很快供述了组织领导传销的犯罪事实。
 
       2012年,戴某在网上结识了美国人大卫,两人商议以传销方式骗取钱财。随后,大卫交给戴某一套传销系统并介绍戴某与高某认识。
 
       戴某与高某商议后,即开始以某公司获取相关资质为由开始组织领导传销,戴某负责网站建设、维护、资金结算、公司虚假宣传,高某负责发展人员(俗称“拉人头”)。戴某先后注册了多家公司以用于蒙骗人员,并以投资金矿等项目为噱头吸引受害者关注,还出资请人在深圳成立某科技公司,负责给传销网站提供结算服务和技术支撑。高某则在全国以某虚拟资产包的名义大肆发展人员加入该传销组织。
 
       警方介绍,该组织设立的专门网站进行宣传,以分成比例进行结算,还通过各种奖项来激发受害者的参与热情,“业绩”好的成员甚至可以直接拿到小轿车或者巨额现金奖励。由于谎称的利润可观,结算方便,具有较大的诱惑力和欺骗性。截至案发时,该传销组织已经在全国发展数万人,骗取群众资金达数亿元。
 
       温泉警方在侦办案件时发现,河北巨鹿警方在2014年3月就开始侦办该传销案,并对相关嫌疑人进行网上追逃,同时还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两地警方协商之后,巨鹿警方同意将案件整体移交温泉警方办理。
 
       巨鹿警方在2014年3月对相关嫌疑人进行网上追逃,而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的高某在当月仓皇潜逃出境,前往韩国某地开始了一年多的逃亡生涯。
 
       出逃
 
       窘境
 
       买不起回程飞机票
 
       毕竟惶惶不可终日,高某出逃的日子并不好过。
 
       高某是吉林人,今年49岁。
 
       警方介绍,高某在风光的时候,曾在韩国某地有一些朋友。当他潜逃出境后联系这些朋友时,起初还能得到热情招待和帮助,后来当这些朋友们通过其他渠道知道高某的网上追逃身份时,很快疏远了高某。高某也自感心虚,与朋友们断绝了联系,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靠出境时携带的资金勉强度日。
 
       “猎狐2015”专项行动开展以来,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报请公安部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了红色通报全球通缉,并做好了赴韩国缉捕的前期准备。
 
       在高某被列为“红色通缉令”追逃人员后,温泉专班民警在加强案件审讯侦办的同时,通过外围关系联系上高某进行“攻心战术”,向他宣讲法律政策,希望他能迷途知返,力争能早日使其归案。高某平素里十分疼爱儿子,儿子目前在读书,寄居在亲戚家里。民警多次通过视频电话对高某晓以利害,对其讲述家庭观念、父子之情。
 
       不久前,高某在警方的反复工作下,决定回国自首。
 
       令人唏嘘的是,一度挥金如土豪车名店生涯的高某在潜逃韩国一年多以后,已经窘迫到没钱购买飞机票的地步,还是警方联系相关外围人员出资才解决了机票问题,使得高某终能踏上回国自首之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