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武汉一高校辅导员千里赴“虎穴”解救误入传销学生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时间:2016-01-02 我要分享:
  
      人民网武汉12月12日电 昨日,从江汉大学文理学院获悉,失联10天的大四男学生张良已于昨日返校,回归课堂。结束传销魔窟10天10夜的噩梦生活,张良回校的第一件事是做了一面锦旗送给救他的学院和刘超老师,并以亲身经历提醒应届毕业生:大四学生是传销组织重点发展对象,求职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能被表面的高薪诱惑。

      大四学生请假去山西实习 收到“SOS”求救信号老师家长心急如焚

      张良是江大文理学院机电与建筑工程学部11级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1班的学生,辅导员曾鹏告诉笔者,11月21日他称自己家里已给他安排工作,工作地点为山西省大同市某4S店,要求领取就业协议到该地区实习。鉴于实习就业是大四学生的正常要求,辅导员曾鹏给他做好登记后就将就业协议下发给他。

      此后10天,张良的同学和家人都无法及时联系上他,尽管电话可以打通,却没人接。全班同学通过微博微信,甚至全城寻找,都无音讯。期间,张良打过3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给亲友和同学。

      11月24日,室友丁勇接到张良电话:“你爸爸最近工作怎么样?回来了没?”丁勇父亲于今年6月陷入重庆某传销组织,现已脱离。当时丁勇一头雾水,并未领会其意。11月26日,张良给女友打电话时,突然压低声音,连说两遍“sos”。丁勇和张良女友商量后觉得情况不对,马上通知了辅导员曾鹏。曾鹏第一时间向机电学部学工办主任刘超汇报了此事并与张良家人进行了联系。此事立刻引起了学院学工处和学院领导的高度重视。

      11月27日,张良给姐夫白某打电话:“白总,最近生意如何?”平常,张良一直称呼姐夫“哥哥”。根据这一连串的反常电话,学院分析,张良可能身陷传销窝,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遂向开发区湖滨派出所报案。张良的家人和老师心情都非常焦急,保持着频繁的电话联系。就在这时,张良女朋友又收到一条短信,“给我姐夫打电话说速度,时间快点效率才高,才有希望”。学院领导和家长商量后决定于28日立刻赶往山西大同,寻求当地警方帮助。

      “小白”老师勇敢请缨救人 姐夫送钱为由约见面

      27日中午,警方通过监控手段确认张良此行目的地为山西大同,并锁定详细地址为大同市某条街道,院方和张良家人约定30日在大同会合。为安全起见,警方派了一名警察同去。学工办主任刘超老师主动请缨前去解救学生,同事们很吃惊。因为刘超擅长做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一向温和文静,长得白白胖胖,人称“小白”,家里小孩也只有三岁,是个标准的“奶爸”老师。有一次和同事出去玩,买了票却连过山车都不敢坐。临走前,学院一再反复叮嘱刘超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学生。

      28日,刘超和熊洪平警官连夜赶往山西,次日凌晨4点到达大同。早上7点赶往大同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了解当地传销团伙情况由于无法精确定位地址。与此同时,张良的两位姐夫驱车3000多公里,从新疆赶到了大同。在张良姐夫拿包找东西时,细心的刘超发现,张良家人带了4把菜刀。对此,张家人解释,如果传销组织不放人,就强行进去抢人,菜刀是自卫用的。

      刘超吓了一大跳,赶紧和警察劝说他们不要冲动。“说服他们时,我腿都在发抖。”刘超说,长这么大,他从来没和别人打过架,更别说见人拿着菜刀去谈判。经过和山西警方的联合部署劝说,张良家人同意依计行事,不会冲动。由张良的姐夫以“出差路过大同给张良送点生活费”为由,将其引出来。

      电话打过去,但没人接。10分钟后,张良回电话了,听到姐夫要送钱来,没有当即答应出来,只说过一会儿回话。半小时过去了,张良仍然没有音讯。

      姐夫再次打电话催促:“钱留给你,我就要走了,单位还等着回去处理事情呢。”张良终于答应出来见面,并约在酒店楼下碰头。

      勇敢老师率先冲上去扑倒传销人员 张良抱着老师放声大哭

      约1个多小时后,张良被两个年轻人“押”着出现在警方蹲守的宾馆。一进门,刘超立刻将门反锁,并和警察率先冲上去扑倒两名传销分子,交给大同警方。骗张良去山西的,是他的初中同学,也就是“押”他去宾馆的两个年轻人之一,张良抱着老师放声大哭。

      原来他一到山西就被传销团伙控制,住在一栋六层楼的房子里,每天吃萝卜白菜,除睡觉外,每时每刻都有人监视。被困一周,他没有出过一次门。

      回忆起救学生的过程,刘超昨天还心有余悸。“在屋里等传销人来时,我怕得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那么冷的天,额头竟然冒了一层冷汗。但看到学生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忘记怕了,只想着我要保护我的学生。”

      回学校后,同事和学生得知刘超的事,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叫他 “勇敢的小白。”

      大四学生是传销组织争抢的“唐僧肉” 文理学院“就业观”教育又添一课

      张良告诉记者,在传销窝里的一周时间,他发现里面有不少大学生,全国各地都有,大多是大四的。传销头目们谈话时也会“训导”他们:重点发展大四学生,因为他们要找工作,一找一个准。还听说有几个传销组织为争抢大四生发生口角甚至打架的。张良希望用自身经历提醒同学们,求职一定擦亮眼睛。

      学院分管学生工作的易凡副书记告诉记者说,学院为了提高毕业生的就业能力和判断能力,一方面积极加强毕业生的职业规划,另一方面调整教学计划,尽量把学生安排在有能力吸收学生就业的企业,让毕业生在实习的过程中了解企业,了解社会,树立正确的“就业观”和“价值观。”学院近几年一直注重学生的防骗教育,这次又活生生地补上“传销非法”这一课,避免学生再陷传销的陷阱。

      江大文理学院院长邵红分析,高校中不同年级学生被骗传销的情况都有发生,大四学生更加容易被骗主要是因为现在毕业生普遍向往悠闲轻松的“白领”生活,就业期望高,再加上一些家境贫困的学生逃离贫穷心切,社会接触面不广,思想单纯,很容易被传销网络“洗脑”,上当受骗。其次,当前就业形势严峻,大学毕业后即使找到工作获得的收入也往往达不到期望值,传销组织宣扬的“好工作”“高收入”利用了大学生“挖第一桶金”的心理;最后一些大学生存在法制观念上的盲区也是导致容易被骗的原因。

      “树立正确的就业观,提高学生的就业能力,教学生如何正确认识社会的复杂性、加强自我保护、防止上当受骗的教育是学校急需要做的事。”邵红院长说。(耿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