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大同反传销反洗脑之行——我又来了!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继3月24日去过一次大同进行劝说反洗脑之后,这一次,我又回来了。当时被劝说醒悟的叔叔说让我帮他劝说他的老婆,事后,他想办法把他老婆骗回来了,我也再次应邀而来。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阿姨回来之后,当时叔叔不愿意给我添麻烦,便找了一个以前经历过这个行业朋友来给阿姨讲解,结果这位朋友没说多久,阿姨便大发雷霆,不愿意再沟通下去,劝说宣告失败。叔叔为此相当生气,并与阿姨发生了激烈争吵,觉得阿姨不明事理。

      其实叔叔这样做并不是很好,劝说最好是要劝就一次性劝好,要么就 不要劝说,因为如果劝说没有成功,受害者很可能把自己遇到的情况或者产生的疑问反应给传销组织,组织里面的人又会针对这个情况对受害者进行洗脑,把他的疑问打消,这时受害者对行业会更加相信。所以如果第一个人劝说不成功,受害者的戒备心会更强,对后面的劝说老师来讲,劝说难度会更大,当受害者戒备心高到一定程度时,劝说根本没法进行。当然,事已至此,我们必须得想办法介入劝说,希望情况能理想不要太糟糕。

      同样的,我还是以张哥的朋友去了他家,在他家吃了饭之后,我们坐下来喝茶。当我们提到“资本运作”时,阿姨感到很差异,在她看来,这件事是国家保密的,是不能当着外人说的。接着我向阿姨表明我从事过这个行业,并开始“责怪”张哥,说他就在网上看看就认为自己懂了,事实上他并不了解这个行业。阿姨的戒备心着实非常高,我说了好几分钟,她才“断定”我不是来劝她的。这个时候我开始讲从事“资本”运作需要注意的问题,如何运用技巧,如何保护好市场等等,阿姨听得非常认真。

      然后我循序渐进地把自己的经历以及这个行业的漏洞一一道来,两个小时后,阿姨便知道我其实还是在劝她,但是她并没有生气,因为她已经知道的太多,心中已经产生了太多疑问,紧接着她开始问我一些她解释不了的问题,我一一为她做了解答。阿姨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大概四个小时之后,她便豁然开朗,明白“资本运作”本质还是传销,只是换了一种说法,披上了一件外衣而已。

      事情办得还算顺利,在此我要提醒遇到传销的家属们,在您的亲人陷入传销并深信不疑时,尽量不要去劝说他,如果您一定要劝说,尽量以商量的口吻,不要在受害者面前提“传销”“洗脑”等字眼,不要跟受害者发生争执,然后找专业的劝说老师进行劝说反洗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