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三河燕郊反传销反洗脑之行——海底捞针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2013年4月29日,我跟着三位求助者去了河北三河帮他们寻找陷入传销的亲属。三位求助者中的一位是受害者的父亲,姓马,马叔叔有一对儿女,大的是个儿子,小的是个女儿,大儿子两年多前被一个女网友骗到北京的传销组织,后来儿子把女儿也叫了过去。一年后他们的传销组织从北京转移到河北三河。需要说明的是,在北京以及周边城市遍布着非常多的北派传销组织,这类传销组织打着“网络营销”或“人际网络”的名号,号称花2900买一套产品(大多为杂牌化妆品)就相当于办了一张有续而无形的营业执照,可以跟公司合作卖公司产品,也就发展下线。声称投资一套2900元就可以挣数百万,多投资多回报,有的传销人员为了多挣钱把家中所有的积蓄都投入传销组织,有的甚至卖房卖地。

      以前马叔叔并不知道有反传销反洗脑的人,后来家中的晚辈们通过互联网联系到我们,然后把情况告诉给马叔叔。这次主要是把人找到,他的儿子已经从事传销两年多,目前已经是大C级别,并不在上课的团队里面。我们来到三河后,根据定位找到了他们的组织所处的大概位置,由于风沙太大,我们又每人买了一个口罩,然后在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

                   

      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爬起来,在附近的各个路口蹲点,寻找传销人员的踪迹,然后对他们进行跟踪,找到他们的聚集地——寝室或者课堂。经过大半天的蹲守跟踪,我们大致找到了传销组织的几个寝室和课堂,我们在附近观察了很久,每当他们制度课结束的时候,我们都会走近一些,希望能发现马叔叔的儿女,但是一天下来,我们一无所获。

      后来我们又找了一天,寻找的范围也变得更大,但是依然不见马叔叔儿子的踪影,这个时候马叔叔自己都有些沉不住气了。我也在想有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把人骗出来,想了半天也于事无补。后来马叔叔直接给他儿子打电话了,没想到他儿子说:“你们不要找我了,我不会出来的。”

      原来他早已经知道我们来找他了,他早已经藏起来了,这样便更没有办法找了。

      人没有找到,我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像这样的寻找受害者的经历我有过10次,只有这一次没有找到。一般情况下都是可以找到的,但是如果是级别高了,不在团队,或者是控制人身自由的团队,那么找人就相对麻烦多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