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天津反传销反洗脑之行——误入歧途的研究生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2013年5月3日,我乘高铁来到了天津。这次的任务又是找人和劝说,地点是天津静海。很多受害者一听说天津静海便毛骨悚然,原因是在天津静海有这样一类传销组织,他们打着“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号称投资2800元购买一套产品(大多是化妆品,肤美一生,韩国兰芝等),再发展两名下线,就可以获得几百万的回报。可怕的是,这类传销组织已经发展到对受害者人生进行控制,根据逃离出来的传销受害者反应,里面甚至有受害者被困在传销组织七年也没有逃出来,在里面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由于前一个任务没找到受害者,我还担心“悲剧”再次重演,还有些压力山大。好在这次受害者并没有被骗入这一类传销组织,她被朋友骗入打着“广州蝶贝蕾化妆品有限公司”为旗号的传销组织,他们投资一套产品2900元,再为“公司”卖出两套产品,发展到a级别便可以获得每个月23.8万元的巨额收入。

      小杨是一名研究生,成绩相当不错,研究生毕业之后便被朋友骗到了天津静海。考察了一个星期后,小样跟很多传销人员一样,对传销组织灌输的暴富梦想深信不疑,并以找工作需要打点领导为借口向家人骗了好几万元进行投资。后来家人发现异常,问她那边的详细情况,小杨在传销组织的引导下编了一个单位忽悠家人,家人打电话过去一问发现根本没有这回事,便更加觉得事态严重。他们追问小杨到底在哪里,小杨只字不提,只是说自己很好,让家人放心。家人慢慢意识到小杨可能进了传销,便通过互联网联系到我。

      在到天津找小杨之前,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对其所用的手机号进行了定位,发现她就在天津静海。于是我们在天津汇合,到了静海,我们找到了定位的坐标。我安排小杨的家属在哪些位置附近蹲点,并告诉他们那一类人是传销人员。商量好之后,我们吃饭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五点多,我们便开始行动。我们在附近不停地活动,看能不能发现小杨。六点左右,我们看到传销人员陆陆续续出来买馒头,我们都瞪大了眼睛,绷紧神经,希望能看到小杨的踪影。上天不负有心人,在一个路口,我们发现小杨在两个传销人员的陪同下去买馒头,小杨的亲属立刻上去把小杨抓过来。这次找人是最顺利的一次,用时最短。

      人找到了,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还得对小杨进行劝说反洗脑,让她彻底地认识到传销的本质。这个时候发生了很好笑的一幕,小杨的叔叔根本就没有认识到传销洗脑的厉害,他认为只要人找到了就好了,别的什么都不重,他们要立刻带小杨回家,这个时候我急了,我向他解释这是我的责任,我必须得把我应尽的责任尽到。这时叔叔理解为我的意图是向他们要钱,从皮包里拿出一沓钱给我,说:“这些够了吧!”

      我当时就笑了,我说叔叔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的确是我的责任。而后我又为他解释反洗脑的重要性,但是他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后来,我并没有接叔叔的钱,叔叔也没有让我对小杨进行劝说,我们各自回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