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黑龙江哈尔滨反传销反洗脑之行——山东女孩的弟弟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温州劝说反洗脑结束之后,原打算买票回北京,还没有上车,哈尔滨的一个女孩子小唐打来电话说他的弟弟小勇被朋友骗到湖北武汉从事“自愿连锁经营”传销(这类传销组织通常租住高档小区,号称投资1份3800元再发展三个合作伙伴就能挣到381万,投资21份69800元就能挣到1040万元。与传统传销限制人身自由不同的是,新型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洗脑等精神控制让参与者对此深信不疑。传销头目号称“国家引进此项目,政府的态度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把媒体上报道的政府的所有打击行为都称为“宏观调控”,说是吓唬那些胆小的人,让他们不敢来挣这个钱,让那些有头脑有智商有胆识的人来挣这个钱,导致下层传销人员对媒体上的报道视而不见),已经有一年时间了,家人怎么劝说都不管用,她的妈妈为这事都生病了也没有办法。弟弟现在没有钱了,回家来想要点钱再回武汉继续从事“自愿连锁经营”。在家也不说话,看到家人跟看到仇人一样。小唐希望我能去哈尔滨一趟,通过劝说反洗脑让他的弟弟不再回武汉。

      乘了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到了哈尔滨跟小唐见面之后,我们边商量边往她家赶。小唐一家本来并不是东北人,而是从山东移民到哈尔滨的,他们在哈尔滨并没有房子,也没有地,都是租来的。到了他们家附近之后,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

      第二天中午,我到小唐家去拜访。小唐的家很破旧,里面很黑,我是用手机电筒照着进去的,里屋的房间有一个窗户,一道光从窗户射进来,稍微明亮一点。见家里来了客人,正在床上睡觉的小勇爬了起来,接下来我们开始聊天。后来我们同样提到了“自愿连锁经营”,小勇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对于大家对“自愿连锁经营”的态度,他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没人给他钱,他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什么也不说,就在旁边听。

      听了一会儿之后,小勇渐渐进入了状态,听得很认真。过了四个多小时,小勇豁然开朗,开始叫我哥,问了我几个他不理解的问题。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小勇不仅开始跟家人说说笑笑,而且给我们每一个人夹菜,状态非常好。

      第二天早上,小勇的爸爸一大早跑到我住的地方,希望我再给小勇讲一讲,给他巩固巩固,我跟叔叔说我再过去讲这个事起不了正面的作用,只会起负面作用,但是叔叔依然希望我再讲讲。后来我打算再去跟小勇碰个面,看情况再跟他聊聊。往家里走的时候,小唐发来信息说,他弟弟得知我要去他家的时候,就问小唐,你这个朋友天天没事吗?就来给我讲这个?
      看到小唐的消息之后,我便知道今天不能再讲了,但是还不能不去,因为小勇已经知道我要去了。后来我顺路买了点水果,然后去了他们家,进了门跟他们说我今天要走了,来跟他们道个别。这个时候小勇非常客气,他知道我并不是又来给他讲事情的,而是来道别的。

      客气地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我便离开了,小唐出来送我。上公交车之前,小唐塞给我500块钱,说非常感谢我。等她回头要走的时候,我把她叫住了,我让她把500拿回去,她说什么也不肯,说虽然家里没什么钱,但是这500还是能拿出来的,让我一定要收下。

      小唐转身走了,想到他们家的情况,想到他们如此善良,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这也是我在反传销过程中第一次掉眼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