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长沙反传销反洗脑之行——误入歧途的大学生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同样是在7月初,刚回到北京的我又启程赶往湖南长沙,这次求助的是一位大姐,她的弟弟小春被朋友骗到南京浦口从事“自愿连锁经营”传销。这类传销组织通常租住高档小区,号称投资1份3800元再发展三个合作伙伴就能挣到381万,投资21份69800元就能挣到1040万元。与传统传销限制人身自由不同的是,新型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洗脑等精神控制让参与者对此深信不疑。传销头目号称“国家引进此项目,政府的态度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把媒体上报道的政府的所有打击行为都称为“宏观调控”,说是吓唬那些胆小的人,让他们不敢来挣这个钱,让那些有头脑有智商有胆识的人来挣这个钱,导致下层传销人员对媒体上的报道视而不见。

      小春几天后便被传销组织洗脑,对“自愿连锁经营”深信不疑,并背着家里人投资了69800元。后来小春把姐姐叫了过去,家人一起去把他抓了回来,还打了他。导致这几天小春的情绪一直不怎么好,要知道以前家人都把他捧在手心。为这事,小春的妈妈气得卧床不起。

      商量好如何介入劝说之后,我跟小春的姐姐去了他家。大热天里,家人都在店里忙碌,只有他跟啥事没有一样在家睡觉。我去了之后,他起来了,大家开始闲聊。十多分钟后我们提到了“自愿连锁经营”,小春没什么反应。只是静静地听我讲,时而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在说“我倒要看你到时想说什么!”,我不紧不慢地讲着。小春是个大学生,对数据的理解能力还是挺强的。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小春听得认真了,似乎察觉到“自愿连锁经营”与他想的有些不一样。二个小时的时候,我算完了,他也直起身来,我开始给他讲“为什么警察不打击,抓了人又放了”“为什么老总上了平台还要做,而不是把真相说出来?”等等问题,当我把这些问题解答完的时候,小春本来拉长的脸带上了笑容,他不再认为“自愿连锁经营”是个好项目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