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安徽六安反传销反洗脑之行——患难与共的情侣
来源:原创    时间:2018-07-28 我要分享:
     
      2013年7月10日,我从襄阳赶往安徽合肥,又从合肥转车到了六安。这次联系反传销救援网的求助者是一个男孩子小张,他要救他的女朋友小红。小红十几天前被同学骗到了贵州省贵阳市考察“自愿连锁经营”, 这类传销组织通常租住高档小区,号称投资1份3800元再发展三个合作伙伴就能挣到381万,投资21份69800元就能挣到1040万元。与传统传销限制人身自由不同的是,新型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洗脑等精神控制让参与者对此深信不疑。传销头目号称“国家引进此项目,政府的态度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把媒体上报道的政府的所有打击行为都称为“宏观调控”,说是吓唬那些胆小的人,让他们不敢来挣这个钱,让那些有头脑有智商有胆识的人来挣这个钱,导致下层传销人员对媒体上的报道视而不见。

      几天考察之后,小红被洗脑了,立刻从家里骗了7万块钱,投资了69800元,幻想着发大财。小红认为这是一个大好的发财机会,便把自己的男朋友小张叫到了贵阳,小张去了一看便知道是传销,并不认可。小红要小张帮她看看,如果他看清楚了还认为不能做,那她就放弃,跟小张一起走。为了对小红负责任,更为了把她带走,小张在传销组织中考察了7天,但是依然不认可,他提了很多传销人员解答不了的问题。虽然这样,小红并没有遵守诺言,而是在传销人员的引导下说小张没有看懂“自愿连锁经营”,喜欢钻牛角尖。小张忍无可忍,离开了贵阳。

      虽然自己脱离了传销组织,但是小张并不开心,他想把小红救出来。后来他联系上了小红的父母,希望他们把小红叫回来。小红的父母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想办法把小红叫了回来。小张也知道,人回来了并没有用,她的思想还没有回来,所以请我过来对小红进行反洗脑劝说,希望能让她彻底醒悟。

      在小张的安排下,我跟小红的父亲见了面,商量好如何劝说之后,我作为小红父亲的朋友去他家。大学生毕竟是大学生,这一次我讲得时间并不长,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小红便知道“自愿连锁经营”这个行业不能做了,但是她很想把钱要回来。我告诉这个钱是要不回来了,那19000肯定会返回来,但是50800已经被分掉了。在家人的安慰下,小红也慢慢放下了钱的事。

      我走后没多久,小红便跟小张和好如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