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广西南宁反传销反洗脑之行——不离不弃的女大学生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8-08-05 我要分享:
 
     这次是广西南宁现场劝说,求助者是一位女大学生小罗,她的男朋友小李被同学骗进了南宁“资本运作”传销组织,小李大学刚毕业,因为找工作被骗到南宁。之前小李的爸爸已经把小李骗回家过,小李在家呆了几天,他的爸爸便认为他醒悟了,没想到过了几天小李又回到了南宁传销组织。

      后来小罗通过反传销救援网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帮助对小李进行反洗脑。让他认识到资本运作的本质就是传销。

      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我给小李远在河南周口的父亲打电话,小李的父亲听说我能把他儿子劝好,十分客气,十分激动,电话里他甚至用哀求的语气恳请我把他的儿子救出来,还许下重诺说他儿子醒悟之后要如何如何感激我。看到一位长辈这样低三下四恳求自己,我心里压力更大了,一定要把他的儿子救出来!

      我劝李叔叔跟我们一起去南宁,毕竟一个女孩子跟我去,不安全。但是他以各种理由推脱,我感到有些不悦,我在想,一个大男人怎么放心一个小姑娘去救他的儿子,而且小罗救小李的费用都是她向同学们借的。

      后来小罗跟我在南宁见面,然后定好了酒店,我们商量好如何劝说反洗脑之后。小罗把小李骗到了酒店,我在合适的时候以小罗的表哥的身份出现。后来我们聊到了“资本运作”,经过几个小时的沟通,小李很快意识到“资本运作”是有问题的,聊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又去了附近的网吧,我查了些资料给小李看。这个时候小李已经完全醒悟了,他决定放弃“资本运作”。

      到这里反洗脑劝说已经成功,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小李有很多物品都在传销组织,包括他的大学毕业证,这是一定要拿走的。按道理讲,一般反洗脑结束之后,我们的责任也就尽到了。去传销组织拿东西,对我们来说风险太大。据说曾经就有一位反传销志愿者因为跟受害者一起进传销组织拿行李被捅了一刀,险些丧命。小罗是肯定不能进传销组织的,如果我不跟小李进去拿东西,那么小李一个人进去,很可能被称心如意留下来洗脑,那么他很可能反水,但是绝对不可能有人身安全问题。如果我进去,万一小李被传销人员策反,传销人员如果知道是我让他放弃“资本运作”,很可能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左右衡量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跟小李一起进去,但是进去的目的就是拿了东西就走,一定不能给传销人员跟他沟通的机会。

      我们打的士到了青秀区一个小区,也就是他们的组织所在地。我让小罗在远一点的地方等我们,然后我跟小李进了传销组织。这个传销窝点在20楼,电梯里,我的心怦怦直跳。

      到了20楼,小李打了个电话,门开了。屋里有三个小伙子,我假装镇定,让小李去拿东西,然后跟那三个传销人员说:我是小李的表哥,小李这个事让家人很着急,现在家人都来了,怕都上来会打扰你们,所以在楼下等着。说话的时候,我是比较紧张的,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楼下哪有什么人啊。他们客气地敷衍了几句便没有再说话。

      小李拿了东西,我赶紧带他下了楼,出了小区,我立刻拦了一辆的士,让师傅赶紧到市区去。到了市区,我便回了自己的酒店,小罗跟小李在他们的酒店住了一晚上便买票回了福建。

      事情办的很顺利,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人无语。小李清醒了,但是家人的一些做法还是要注意,我得交待他的父亲。我多次打电话给小李的父亲,没想到他一直不接电话,后来好不容易有一次他接了电话,李叔叔态度完全变了,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了,没说几句话就说他很忙,挂了电话。我想他肯定是怕我想他要钱,或者他怕我要他兑现之前信誓旦旦的承诺。事实上,谁在想着向他索要什么呢?

      小李爸爸的这种行为让我有些不能理解,我又打电话给他,电话接通了,还没等他开口,我跟他说:叔叔,你儿子现在好了,作为一个男人,你不跟我去救你的儿子,也就算了,但你至少应该把那个小姑娘花的钱还给她,人家是借来的。

      说完我挂了电话,心里不禁感慨:世界大了,什么人都有!不过想想小李醒悟过来了,我还是非常开心的。我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解决了小李以及所有关心小李的人的心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