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警惕,传销黑手伸向网络
来源:太原晚报    时间:2018-04-09 我要分享:

       通过微信朋友圈介绍朋友入会;利用网络交易平台,实行消费积分换取提成……近两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利用"互联网+"概念进行的传销活动发展迅速,微信传销已经成为传销新模式。

  旅游免费

  “据我所知,从过年到现在短短3个多月时间,我身边在做这个的人已经有几十人左右了,发展速度之快,简直就像病毒蔓延一样!”去年5月份,家住我市清徐县的齐刚(化名)告诉记者。而他所说的,就是当时他身边亲朋好友们加入“WV梦幻之旅”环球旅游俱乐部的现状。

  这个俱乐部是以“旅游”为由头,在微信朋友圈介绍朋友入会,并实现自己免费旅游及赚钱。“这一段时间,我的生活简直是‘不得安宁’。”齐刚说,“经常有亲友向我介绍这个‘生财之道’。”

 
 

  据齐刚介绍,只要交了3000多元就可以成为会员,之后再“拉”4个人入会,就可以享受低价甚至免费旅游,如果这4个人再各自拉4个人成为会员,你先前交的会费不仅可以退还,同时按发展“下线”的规模,还可以赚到相应数额的钱。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微信朋友圈里已经有几十人在参与这个项目,参与者多为20岁到50岁的中青年。

  “不花钱就能旅游,同时还能挣大钱,我怎么觉着那么不靠谱?”齐先生说,“发展下线的营销方式不就是传销吗?”他向记者表示,不光这种“玩商”概念的营销模式令他“不感冒”,亲友们深更半夜去他家“游说”更是让他感到“很蹊跷”:既然是大伙一起赚钱的好事,咋就不能正大光明地进行?“天上不会掉馅饼,真怕我身边的亲友们会栽跟头!”

  经过详细调查,去年5月,本报发表了《撕开“WV梦幻之旅”的画皮》一文,向读者揭露了此种行为“旅游”其外、传销其中的实质。就此,山西省工商局直销处郭新安处长一针见血地指出:“它不是什么直销企业,这根本不可能的呀,这家公司的实质就是传销。”

  消费养老

  这几年,一种名为“消费养老”的养老理念在全国颇为流行。据带动这一创新理念的企业——家帝豪公司介绍,所谓“消费养老”,其核心是消费者在购买企业的产品后,企业把消费者的消费视为对企业的投资,并按一定的时间间隔,把企业的利润按一定的比例返还给消费者。这样,消费者不仅关心自己所购买商品的数量和质量,也关心购物后所带来的利益。企业将拿出利润的80%返还给消费者,成为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为自己积攒的“养老金”。

  看上去非常好,但实际上,这家企业的工作人员却露出了马脚:“只要交一万零一百元,除了享受消费养老的好处外,还可以获得公司价值一万元的礼包。如果你再发展5个加盟商,每个加盟商的消费你都可以获得提成奖励,如果发展下一个加盟商,你还可以从中获得提成奖励。”此外,在这家公司内部印刷的“我爱我买”消费养老项目杂志上,记者看到成为三级代理商的好处:公司赠送1份期权,需考核后生效(每月购买180元超天美容宝口服液或者消费4000积分即可);公司给予市场价:1万元产品(有多种套餐可选择),配套的5张金卡和245张 VIP 卡。公司给予招商权:推荐下级代理商拥有招商奖励;直接推荐发展5个三级代理商后自己的代理商级别提升为二级代理商,相应获得更多期权……

  在网上,这家公司的帖子并不少见。“最近一直被一个人拉去听课,说加盟他们公司就可以消费养老,请问这是真的吗?我怀疑这是一种变相的传销,我的一个朋友进去了,现在拉都拉不回来,怎么办呢?”在网上,一位网民发帖,认为上海家帝豪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其旗下的“我爱我买”购物网站涉嫌变相传销。

  此外,一名自称被骗的“毕业学生”发帖表示,自己花了8万元参加家帝豪公司和“我爱我买”购物网站推出的“消费养老”。然而,投资后就没有人管了,“现在这家公司还在继续骗,告诫大家一定不要再上当了……”

  近几年,家帝豪山西的总代理先后在太原市、临汾市、运城市等地发展各级代理商200余名,引起我省工商部门的注意。经公安、工商部门调查,最终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组织领导传销案”。

  容易上当

  “近两年来,‘互联网+’概念的传销发展迅速,微信传销已经露头。”一名长期从事打击传销组织的工商人员赵先生说,“传销活动的名目,以往是传产品,现在是传虚拟的概念,以‘资本运作’‘连锁销售’‘电子商务’‘原始股投资’‘基金发售’‘慈善募捐’‘改革创新’‘搜索引擎’等为幌子从事的传销活动比较常见。”

  据了解,通过网络、微商传销与传统传销手段并不相同,但通过网络、微信传销同样是利用亲人、朋友关系为商家信用进行背书,被诱骗的往往是熟人,宣扬不劳而获,没有正经的商品,或者商品价格异常,远高于市价,热衷于谈理论与概念。例如前面提到的“WV梦幻之旅”,它的盈利模式表面上是尽可能多地添加微信好友,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旅游当中,但其本质依然是依靠发展下线、发展人头。“先交上3000元钱,为自己购买产品,再拉下线挣钱。”

  不过,与传统传销相比,网络传销具有较强的迷惑性,更容易让人上当受骗。近年来,随着“打传规直”持续深入开展,人们对传统传销的防范意识逐渐增强,但像微商经营活动几乎是在半开放的网络社交平台上展开,好友之间具有一定的信任度,对于不同来源的信息,用户一般无法直接辨别真伪。就像齐刚那样,在亲朋好友劝说下,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盲目地上了“贼船”。

  “和以往的传统传销不同,网络传销成本更低。”赵先生说,“由于网络传销不需要活动场地、不集中上课,甚至不需要与下线见面,一部手机或一台电脑,通过网页、微信就可随时发送所谓的‘心灵鸡汤’‘励志故事’‘产品宣传广告’等具有心理暗示的信息用于灌输传销理念,很容易对毫无戒备的参与者成功‘洗脑’。”

  更加隐蔽

  “几年前,‘拉人头’式传销活动在山西省成蔓延之势,各地均有存在,且人员高度集中,在晋中市,传销人员最多时达2万余人,大同市也有近万人。”山西省工商局副局长王亦兵说,“但在相关单位的协作配合下,采取刑事打击与行政处罚相结合的工作措施,抓捕传销头目及骨干分子,捣毁传销窝点,有效地打击了传销活动的嚣张气焰。”

  然而面对网络传销模式,工商部门却难以查处。“关键是监察难、发现更难。”市工商局网监处冯翔处长表示,“网络传销,尤其是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传销,相较于传统传销更具隐蔽性。微商通过在朋友圈发放产品的介绍及产品的使用效果来销售产品,没有加入朋友圈就不能看到微商所发的内容。”

  因涉及经营者通信权、个人隐私权等基本权利,工商部门不能事先对微商进行监管,造成网络传销发现难。还有就是,当前微信账号没有严格实行实名制,很多微信账号并未通过经营者的真实信息申请注册,导致工商部门调查取证困难。

  另外,工商部门按照行政区划实行属地监管,而微信传销通过朋友圈进行,往往是在多地、跨区域发生。在实际操作中,工商部门行政执法权限受到行政区域划分约束,不能跨地区、跨区域直接对微信传销进行有效监管。

  此外,网络传销上当受骗后,很多受害者也不会积极举报。传统传销单个受害人可能被骗几千、几万元甚至更高金额,而网络传销个体受骗金额可能只有几百、上千元,有的仅仅只有几十元。即使受害人意识到上当受骗,因金额较少,往往也不会选择依法维权。

 

反传销救援网 http://www.fcx120.org/
王老师专线:132-6059-0687              咨询QQ:3117800183
反传销反洗脑,关爱民生,贴近生活,服务大众。反传销救援网——因为专注,所以专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