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中央电视台:传销盯上大学生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9-02-25 我要分享:
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6月28日播出了非法传销盯上大学生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重庆警方刚刚彻底摧毁了一个大型
传销网络。他们传销的产品是一种叫欧丽曼的化妆品。对这起案子,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吴仪、国务委员陈至立都曾先后作出过批示。为什么这起传销案会这么引人瞩目呢?重庆警方的案件资料显示,这起传销案的人群,超过2000人,他们绝大多数是来自全国十几所高校的大学生。大学生卷入传销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经济半小时》记者李大通到重庆做了调查。

  据记者了解,在这起传销案中,重庆市渝北区是
传销大学生最集中的地方,记者赶到这里想要找参与传销的大学生当面一问究竟,当地警方却告诉我们,那些大学生已经在案件侦破后纷纷离开了重庆,但记者还是在办案民警陪的同下来到了大学生们曾经居住的传销点。到了几个传销点都已是人去楼空,找不到大学生们的踪影,本来记者和办案民警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当我们来到裕学路居民区的一户出租房时,发现了以前从事过传销活动的一些大学生。但他们说他们现在没有再作传销。

  被民警批评教育的这四个人是小白和小英,小胡和小温,他们都是湖北某大学去年的毕业生,都加入了重庆的传销组织。据他们讲,他们本已离开了重庆,这次返回是因为工作不好找,打算在这边寻找一下,并不是回来做传销。在记者反复做工作之后,他们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的传销经历。

  记者:怎么会做上这个
传销呢?

  大学生A:还不是被我寝室一个朋友叫过去的。

  记者:他怎么跟你说的当时?

  大学生A:找工作嘛。

  记者:就说找工作。你来之前不知道做这个?

  大学生A:肯定不知道了,知道肯定不会过来。

  记者:你来到这之后你看到这个情况,你知道是
传销了你怎么还会要做这个呢?

  大学生A:我想问一下,你们是不是哪个觉得我思想没控制,或者精神不正常?其实每个人在做过这个东西的时候,都有一个很长时间的怀疑过程,但是就是分不出来,因为…

  记者:都怀疑吗?都觉得怀疑吗?

  大学生A:就有很多人,特别是时间做的长的人他其实都有一点怀疑这个东西。

  大学生B:肯定怀疑,每个人心中都有…就是需要,加入公司要交钱。

  记者:交多少?

  大学生B:这个产品欧丽曼是3350,其中所有的说是3200元的产品费,然后150元的网络资源管理费。

  但是据办案民警介绍大学生所说的这些产品都是三无产品,根本就不值3330元,也就几十元钱。

  从去年去年8月开始,重庆市警方发现,在渝北、巴南、合川等地区出现了一些传销人员,他们打着“欧丽曼”亚太有限公司的名义,以高额回报为诱饵,
传销这种据称是法国产的“欧丽曼”化妆品。到今年3月,参与人员越来越多。这让当地警方十分不安,正当他们在仔细调查的时候,一个云南来的检察官找上门来,说要寻找他失踪的女儿。

  这位父亲告诉重庆公安局,他的女儿是云南某高校法律专业二年级的学生,去年年底向家里要了8000元钱,说要到重庆做生意,随后就没了音讯。几天前,他的女儿突然打来电话,但电话里,她对自己在做什么?近况如何?全都不讲,除了哭,就是要家里再给她寄钱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接到女儿这样的电话,做父母的是心急如焚,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父母满肚子的问号。于是,这位父亲急匆匆赶到了重庆,寻求警方帮助。重庆市渝北区公安分局经过多方寻找,终于把检察官的女儿给找到了,原来她是在搞欧丽曼传销。

  而警方在检查、清理欧丽曼
传销人员时,发现参加其中的大学生越来越多,有时检查到聚集在一起的几十人的传销人员竟然全都是在校大学生。而此时各高校已到了开学的时间。民警和工商人员苦口婆心地向学生说明传销的非法性,劝他们回校,有些大学生答应离开,可没过几天,又在别的地方见到这些人。有的大学生干脆就不听劝解,你说你的,我干我的,对警方采取不合作态度。这些大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湖北高校的,几乎包括了湖北省所有知名的院校,为此湖北政府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来劝大学生返校,但并没有什么太明显的效果。

  这些大学生都执着地留在重庆,可是他们每天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湖北某高校的大学生小白告诉记者,他们几个人组成一个家庭,由一名家长负责,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每天过得很有规律,早晨5点多起床,先看书,然后上课,听课是他们每天最重要的活动,那么他们都听些什么呢?据小白告诉记者“上午讲理念方面东西,就是讲像直销,还有国内一些经济形势。然后是另外一堂课,讲你帮公司销售产品你可以提成”。据记者了解,销售的对象不是普通的消费者。而是自己的亲戚朋友和同学。

  这些大学生们平时的生活很艰苦,他们几个人甚至十几个挤住在狭小的房间里,有的根本就没有床住,只能打地铺。每天都吃着自己做的简单饭菜。记者在小白他们的住处看到,厨房里的菜盆泡着一些白菜,灶上的锅里是一锅浑浊的汤,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食物了。

  一位大学生告诉记者“老实说就是赚钱。因为这个东西可以赚到钱 。因为每个人向钱看的。一年可以赚一两百万。如果是真正的运作模式一年可以赚几十万没问题”。

  按照这位大学生说是为了赚钱才参加的
传销,但是大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能够吸引这么多大学生参与到传销中去,赚钱恐怕还不是惟一的理由。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传销组织是怎么蒙骗这些大学生的。记者费尽了周折,终于联系上了湖北某高校三年级学生小周。小周告诉记者“凭一张嘴皮子取任何地都干得好。即兴演讲最怕人,也最考验人,得到了锻炼,在学校里得不到”。其它的几位大学生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我原来很内向,不敢开口,现在可以和人随便谈”。大学生还告诉记者,搞传销可以锻炼口才,能把传销干好,干其他的行业都没问题。

  听到这样的回答,恐怕每个人都会吃惊。看来,传销组织者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在单纯的大学生中,赢得了信任。调查进展到这里,记者也不禁好奇,这些非法传销的幕后组织者到底使出了哪些骗术,居然能让大学生看不出破绽。

  据重庆市警方调查发现,渝北区破获的这起大规模非法传销案,总共有两千多人参加,其中大学生有1000多人。虽然案情本身并不复杂,但警方在处理过程中,却觉得难度很大。一些参加传销的大学生一时难以认清传销组织的真面目。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在这起
传销案中,有一些神秘的上线人物在操纵这些传销者,指导着他们的活动,他们被称为总代理。但是,总代理很少露面,只有在签单收钱时才能见到庐山真面目。只有抓住这些总代理,才能最终解决问题。但传销团队内部管理严密,各级之间互不见面,又对外人十分戒备,警方很难掌握谁是真正的签单总代理。正在警方左右为难之际,侦破工作突然峰回路转,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当时,有三名湖北大学生来到渝北后,发觉是被骗来搞非法传销,便主动要求配合警方打击传销案。这样一来,警方就得到了一个打入传销组织内部的绝好机会。他们派出了两名年青干警,佯称是大学生,由那三名湖北大学生引见,顺利加入了传销组织,并且很快了解到,在渝北有三名欧丽曼的总代理负责签单,其中一个女的叫赵晓民,一个男的叫辛俊涛,另外一名则身份不明。

  2004年3月19日,警方得到消息,总代理赵晓民在第二天要给一些新加入者签单收钱。机会来了,警方立刻行动,全面布控要擒拿这名神秘的总代理。参加抓捕行动的民警小王告诉记者:“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多次变更签单的时间,当天下午6点,赵小民来签单,她在楼上楼下都布置了眼线。在签单的过程中,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有人来,今天的这个单不签了,然后把钱塞到床下,把单扔到窗外。民警进来以后,她矢口否认”。

  民警经过仔细搜查,找到了被赵小民扔掉的三份登记表,面对铁证,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欧丽曼
传销总代理。与此同时,在一家警方监控的宾馆,民警发现了两名可疑的操河南口音的男子,其中一人很像是另一名总代理辛俊涛。于是民警将两人带回分局审查。结果其中一名年青的男子正是辛俊涛。令民警大喜过望的是,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就是此案的最大幕后超级总代理,秦永军。民警们从赵小民及秦永军的住处搜出了大量已签及空白的会员登记表,欧丽曼化妆品、存折、信用卡以及现金。这些东西实实在在地证明了这三个人的违法行为。

  据记者了解,这三位总代理的形象,在受蒙蔽的大学生眼里,可不是一般人,除了有超凡的知识和能力,还有勇气,有魄力,有口才,是干大事业的能人。那么,这些总代理的庐山真面目是否和大学生所看到的一样呢?

  赵晓民,今年25岁,河南汝州市东营村农民,曾在一所民办大学西安外事学院读自考班,只上了一年就开始到重庆搞传销。辛俊涛,今年25岁,河南汝州市辛庄村农民,在西安外事学院读自考班,也是不到一年就休学开始搞传销。为了搞传销,他们伪造了两份西安外事学院的毕业证,已换取大学生对他们信任。

  那么这两个人是怎么干上传销的呢?记者采访了犯罪嫌疑人赵晓民和辛俊涛

  赵晓民告诉记者,“我是被骗来的。对
传销也疑惑,后来影响越来越深,跟家里要钱,凑了6000元。朋友拉我,别干了,我骂他。辛俊涛说,“同学拉我来帮忙,没说是传销。因为当时同学给打电话,家里家庭困难,当时上学负担比较重,我当时也想出来能够赚钱,刚好我同学给我打电话说了,这边有工作,帮帮忙,能赚点钱,当时就来了。”

  按照“欧丽曼”传销模式的规定,做到总代理是相当了不起的,算是公司的大老板了,月薪应该是几十万。那么,这两位总代理的月薪是多少呢?

  赵晓民告诉记者,“自己省吃俭用才赚了一万多。他们问我,收容所的日子好不好,比做传销时的日子好。” 辛俊涛告诉记者,“上面给买200元的劳力士,全是假的。包括戴了一个表,他们那时候是他们帮我买的,二百块钱买的,是一个假表,假劳力士,然后他们就给下面开会的时候就说,你看,哎呀哎呀,多了不起,你穿的好各方面,其实全是假的。”

  戳穿了这一对总代理的画皮,我们别忘了,赵晓民和辛俊涛还只能算是小巫,他们背后还站着一个超级总代理。他就是和辛俊涛同时被抓的秦永军。秦永军今年38岁,河南省项城市农民,初中文化。以前就参加过传销活动,可算得上是经验老道。虽然秦永军说,他还有上线,受人指挥,收来的钱也大多汇给了上面的人,但警方认为,他就是重庆市渝北区这起大规模
传销案真正的幕后操纵者。

  身为传销超级总代理的秦永军告诉记者:“自己发展得不好”。但是在警方收缴的物证里,记者看到了他的两个记事本,一个笔记本写着他发展了有5、6百,数额有300万左右。

  调查进行到这会,三位欧丽曼总代理的真面目总算是让我们看得明明白白。两个冒牌大学毕业生,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用一些并不复杂的欺骗手段,就能让2000多人上当受骗。现在回头看看,案情本身虽然简单,但其中的原因却不得不让我们再想一想,大学生被骗入传销组织,除了单纯、涉世不深这些因素外,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呢?

  这次破获的重庆渝北区
传销案,有上千名大学生加入其中,他们其实都是事件的受害者。但这么多人,同时犯下同样的错误,也让我们产生了一个疑问。在这件事背后,还有没有什么深层次的问题?记者采访了曾加入传销的湖北某高校大三学生小周,他告诉记者:“主要原因,就业困难。去年湖北几万大学生没找到工作,一个师兄两年没找到工作了。也感到有压力”。

  不仅是来自湖北的这400多名大学生卷入了这起传销案,还有来自河南、陕西、云南等全国10几个省市的1000多名大学生在这起“欧丽曼”传销案件中受骗。而在全国,大学生被骗参加传销组织的事情并不少见。

  2004年6月23日,常州捣毁一个传销窝点,有30多名大学生被骗。

  2004年5月29日,江苏徐州市公安局对8个
传销窝点进行突击检查,解救出3名大学生。

  2004年5月19日,山西临汾市工商局、公安局捣毁一个传销窝点,40多名传销人员中大多数为在校大学生。

  2003年10月31日,海南海口市捣毁一传销窝点。该窝点的13名传销人员均为在校大学生。

  2003年9月9日,广西贵港市查获一个非法传销窝点,涉案人员达500多人,其中90%是大学生。

  2003年8月27日,广西合浦县端掉一个非法传销窝点,查获146名非法传销人员,其中绝大部分是在校大学生。

  重庆的这起大学生
传销案,三名总代理落网了,大学生们也大都返回了校园,但我们记者发现,这件事的影响却一时难以彻底消除,有些大学生对这件事还有着自己的想法。小白告诉记者:“其实后来我们出了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很多人都认为我们的团队没有错,就是这个公司错,公司存在很大问题。当时欧丽曼公司出了问题之后,等于我们以前这样几千人的团队,其实回去了一部分,我告诉你,有眼光的,实力强的,他们一点损失都没有,他们同样还在做这个事情。几百人的经济体系他们同样拿走了,拿走了之后做另外的公司,做正规的直销公司,一模一样的运作模式”。而小周告诉记者:“这不是传销,警察也不懂。他不后悔”。

  从记者的调查里可以感觉到,一些像小白这样的大学生,被骗参加
传销组织,其实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对积累社会经历有一种渴望。从上面的案例里,我们也能看到,有一些大学生认为他们做的是直销。通过直销能够和社会各方面打交道,有利于今后尽快适应竞争的环境。但最后的结果却使他们不慎落入了传销的陷阱。那么,大学生希望中的直销与非法传销究竟有什么区别呢?记者采访了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副院长杨谦先生。杨谦先生告诉记者:“关键在于直销人员收入的来源,正当直销人员的收入主要来源于销售产品的收入。金字塔和国内传销的特点是人员收入主要来源于拉人头。”

  有一名参加
传销的大学生知道自己上当之后,曾经在日记里写到,年轻人不经历痛苦难长大。相信这位大学生在写下这句话的时候,他肯定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一夜暴富的神话根本不存在,未来的路,还是需要自己脚踏实地的走出来。而记者从公安部了解到,他们将就重庆的这一传销事件,在全国大学生中展开专项教育。

  中央2套《经济半小时》首播:21:30,重播:12:35。

  记者:李大通 李明 李洪钧 樊建恩 欧阳秉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