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安徽合肥反传销反洗脑之行——高级工程师的弟弟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9-02-26 我要分享:

        那是2014年4月初,一位在上海的大哥找到了我,希望我能对他的弟弟进行反洗脑,让他彻底脱离传销。他的弟弟黄某被一位女性朋友骗到了合肥滨湖新区从事号称“自愿连锁经营”的传销,这类传销组织通常租住高档小区,号称“连锁经营”或者“自愿连锁经营”,鼓吹投资1份3800元就能挣到381万,投资21份69800元就能挣到1040万元,从事人员不乏高学历、高背景、高收入的“三高人群”。与传统传销限制人身自由不同的是,新型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而是通过洗脑等精神控制让参与者对此深信不疑。传销头目号称“国家引进此项目,政府的态度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把媒体上报道的政府的所有打击行为都称为“宏观调控”,说是吓唬那些胆小的人,让他们不敢来挣这个钱,让那些有头脑有智商有胆识的人来挣这个钱,导致下层传销人员对媒体上的报道视而不见。

        确定到合肥现场劝说解救之后,我与黄哥迅速赶到合肥,在滨湖新区的一家宾馆碰了面,开始商量如何把他的弟弟带出传销组织,如何对其进行沟通的事宜。商量结束后,黄哥按照安排去约他的弟弟,没想到他的弟弟对女推荐人言听计从,无论如何也不出来,后来勉强出来了,却带着推荐人一起,吃完饭,推荐人便带着黄哥的弟弟回了传销组织。
        
        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介入劝说反洗脑,当天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晚上我们黄哥再一次商量如何能单独把他的弟弟叫出来,商量了很久,我给他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法,让他按照我说的来做,第二天中午,他的弟弟果然单独出来跟他一起吃午饭。在他们午饭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以黄哥的朋友出现。没想到黄哥弟弟戒备心特别高,看到有陌生人来,立刻停止了正在谈论的话题,然后说吃完了,起身打算离开。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挑明话题,说今天来见黄哥一是很久没有见了,二是听黄哥提过关于行业的事情,不希望他们兄弟两个因为这个行业产生隔阂,希望黄哥能理解他弟弟的所作所为。听我客观说,黄某冷静了很多,这个时候我们在他们吃饭的酒店开了一个喝茶的包间,然后我把自己经历行业的过程,以及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些漏洞揭示出来。整个过程,我基本上没有说“传销”两个字,也没有说“洗脑”这个词。

        黄某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听得额头直冒冷汗,他把外套也脱了下来。过了大约三个小时,黄某站起来,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然后很沮丧地说:“这个行业不能做,我不做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黄哥立刻捂着满是泪水的脸说:“你终于回来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很受感动,比起行业中所说的虚假的责任心,这才是真正的兄弟,这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有趣的是,晚上我在宾馆休息的时候,闲的无聊,用微信加了一个陌生的女网友,姓赵,40多岁,河北廊坊人。我开始跟她聊起天来,她说她刚来到合肥,正在休息。我问她是不是没有住宾馆,还是住在朋友家里面,她很惊讶,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你朋友的家是不是三室一厅?住的人加上你不超过6个人,这时她更惊讶了。然后我告诉她,你进传销窝点了!她恍然大悟,她说难怪觉得叫她来合肥的朋友有些不对劲,我劝她赶紧找个理由离开,她说跟朋友关系太好,不好意思现在说走就走。我怕她在这里呆时间长了会被传销人员洗脑,便告诉她接下来的几天她会遇到什么情况,里面的人会给她讲什么,里面又是如何反应工作的等等。

         之后我便离开了合肥,赵大姐在传销窝点考察“自愿连锁经营”,每当她有疑问时都会问我,我就告诉她为什么是那样。第四天的时候,
赵大姐买了票回家了,她说跟她一同到这里考察“自愿连锁经营”的人已经认可了,打算回去筹钱。赵大姐微信上表达了对我的感谢,还说有机会要跟我见面。
   
            这一次反洗脑劝说竟然劝好了两个人,我感到特别开心,希望所有人远离“自愿连锁经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