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上海浦东新区反传销反洗脑实例
来源:反传销救援网    时间:2019-03-04 我要分享:

     那是2016年11月,我在上海浦东求助者的请求下赶往上海,求助者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孩子梁静婷,安徽六安人。她的爸爸(梁叔叔)原本是开大货车的,是一个非常踏实善良的人。半年前梁叔叔被朋友骗到了河南郑州自愿连锁经营传销组织,在传销组织呆了几天梁叔叔很快被洗脑,把自己的大货车卖掉了凑够了69800元交给了传销组织,之后便在传销组织的指导下开始发展传销下线。

      梁叔叔很快把梁静婷也骗到了河南郑州传销组织中,尽管在传销组织中被洗脑几天,梁静婷依然没有相信传销组织鼓吹的暴富梦想。她劝自己的爸爸离开,但是梁叔叔说什么也不肯走,甚至还说她大学都白读了,连这个生意都看不懂,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僵。

      梁静婷的妈妈早已经去世了,如果她不救她的爸爸,没有人会管他。她通过反传销救援网找到了我,我给她出主意好不容易才把她爸爸骗回来。

      经过详细了解情况并跟她们商量之后,我决定作为梁静婷堂哥梁松的朋友的身份介入劝说。梁松在家族里面文化层次比较高,家人们都很看好他,对他的信任度也很高。

      那天梁松和梁叔叔在一起谈事情,我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一阵寒暄之后,我们开始聊天。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时候,梁松提到了梁叔叔在河南郑州做自愿连锁经营的事情,梁叔叔一时感到很诧异,我并没有说这个行业不好,而是顺着梁叔叔,然后引导他听我讲这个行业的情况,大约过了四五个小时,梁叔叔逐渐意识到自愿连锁经营的本质就是传销,感到很自责,他很后悔自己错过了梁静婷。

      这时的梁叔叔很想把自己的钱要回来,毕竟那些钱都是卖车凑来的。他告诉我前段时间有人发现这个行业有问题,以后去体系闹过,但是也没要到钱。我也宽慰他,就当买了个教训,而且由于没有证据,也不受法律保护,这个钱是要不回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