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北大才女带娃创业8年,如今被指“涉嫌传销”,人设轰塌?
来源:中国经济网    时间:2019-06-27 我要分享:

作者 | 北山

王兴说,创业是“九死一生”,而他经历“九败一胜”才成就了今天的美团点评。

波云诡谲的商业江湖,男性想创业成功本属不易,女性更加艰难。除了上一代紧跟改革红利崛起的何巧女、董明珠、周群飞,新生代的女性创业者中,还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名字。

如果说谁最接近“印象深刻”,那可能只有VIPKID创始人米雯娟、蜜芽创始人刘楠,以及刚套现15亿没多久的前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了。

相比米雯娟和胡玮炜,刘楠的故事也非常精彩。25岁之前,她是人人羡慕的北大才女,25岁之后,她变成了一位全职妈妈,因母婴用品质量问题,对该领域产生好奇,又因机缘巧合,得遇贵人相助,带着孩子创业,一干就是8年,硬生生打造出一个母婴品牌。

 

1984年,刘楠出生在西安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备受敬仰的大学教授,这样的家庭让她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熏陶。

3岁时她就展现出很多同龄孩子没有的天赋,4岁时她又学会了书法,5岁时学会了绘画,7岁时钢琴已经弹的很溜了。这又再次证明,孩子聪明不聪明,父母的基因起了决定性作用。

在父母的细心培养下和自己的努力下,刘楠成为别人眼中的好学生,学习的榜样。她当时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写作,她特别喜欢记录身边的人和事。高二那年,刘楠还拿下了新概念作文大赛银奖,备受追捧,成为校园文艺男生最喜欢的那种文艺女生。

进入高三,刘楠开始专心在学业上,全力备战高考,最终以陕西高考文科第三名的成绩考入北大新闻学院,不负众望。在北大校园,刘楠的才艺和能力开始被激发出来。

凭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她还在北大创办了校园第一个民间通讯社,新传社。如果单看刘楠现在做的母婴行业,真的很难想象她之前的目标是,做个新闻从业者。

大二时,刘楠开始担任《北大青年》的主笔,写出了很多颇受老师、学生好评的文章。大三时,她又精心策划,组织了北京十八所高校,共同举办摄影大赛,记录校园精彩时刻。

刘楠的一举一动也引起了外界的注意,比如她是南方报业首届“全国新闻奖学金”特等奖,唯一一位获奖的本科在校生。

即便在校园做了很多事,刘楠也没落下学业,她凭借全优的成绩,直接被保送本系硕士。即便是在北大这种,怪才、天长集聚之地,刘楠都是当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当同学们都在思考以后做什么工作时,还没毕业的刘楠就接到了一大堆offer,宝洁市场部、百度公关部都抢着要她,而她却出乎意料的选择了一家化工公司,陶氏化学。虽然这家也是世界顶级公司,但若从刘楠过往经历看,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要去那里工作。

刘楠当时选择去陶氏化学,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去的,她刚毕业时和很多学生一样,没有方向。很快,她发现自己确实不太适合这类企业而选择离开。

虽然失去了工作,但她却很快的迎来了爱情,据说她老公是一位比她还优秀的男青年,不过她从来都没有向外界讲述过他的老公,身份极其神秘,就知道俩人很甜蜜,很快结了婚。

 

2010年,刘楠怀孕了。为了之后开始照顾宝宝,她辞去新的工作,准备在家做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和所有准妈妈一样,刘楠未雨绸缪,开始给孩子准备纸尿裤、奶粉、餐具等用品,她经常浏览一些母婴论坛、网站,在妈妈圈里取经,找代购,成为海淘大军的一份子。

谁知,海淘靠不住,一些代购专坑同胞,不仅赚走了钱,还把产品吹得天花乱坠,给你下套。当她看到很多妈妈,买了产品,花了钱,却发现质量不行时,刘楠非常气愤,怒不可遏。

想到未来有孩子之后可能也会遇到这种问题。她就想,求人不如靠自己。可能因为曾经是学霸,她开始在家钻研起来,还带着一些关系不错的妈妈们详细研究美国、德国的母婴产品,很快,她成为这个圈子里的“母婴专家”、“意见领袖”。

差不多研究了一年,刘楠的宝宝终于出生了,是个小公主。有一次,她打算为孩子买点纸尿裤,却在一个论坛里看到有妈妈讨论纸尿裤的质量问题,很多人还说,要是能有一个专业卖母婴产品的店就好了,这样东找西找,又耽误时间、耗精力,还不一定买的对。

当时的情况是,每年中国约有2100万幼儿出生,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却没有人选择以此为切入点做一家专注于母婴用品的企业。在老公的指点下,研究过市场的需求和痛点后,在家里的刘楠打算做点有意义的事,开个淘宝店,卖点母婴产品?

2011年,有一款纸尿裤卖的特别火,名叫“花王”,是一个日本母婴品牌。刘楠想卖它家产品,但需要拿到代理权。个人想拿到这个代理权非常艰难,特别是当“花王”中国区总代得知刘楠只是一个全职妈妈时,有些不屑。

可刘楠却不死心非要找到总代,她使出浑身解数,通过妈妈圈的强大力量和一些朋友关系,还是找到了总代。“反正你要去上班,我就在路上跟你聊。”有十来天,刘楠蹲在总代楼下,只要人一出现,马上就去跟他谈,把总代搞烦了,只得答应跟她谈谈。

2011年底,刘楠拿到了“花王”纸尿裤的代理权,她也给淘宝店取了个好听的名字,蜜芽。后者成为淘宝唯一销售“花王”纸尿裤行货的卖家。

刘楠那天很激动,她在论坛上发了一条信息,“我开母婴店了”,她没想到,论坛里的妈妈们居然炸锅了。纷纷留言要买她家产品,给她累懵了,光拣货打包就折腾了一夜,老公看着都心疼,“干嘛这么辛苦”。刘楠却觉得,辛苦归辛苦,但这件事挺有意义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没有付出和投入,哪里会有回报。不过,刘楠也面临着一个问题,纸尿裤是纸品,对储存环境有很高要求,既不能放在阴暗潮湿的地方,也不能放在阳光下暴晒,怎么办呢?

她想来想去,得找个好一点的地方放货,于是她选了物流园区的标准仓库。这个成本可不低,刘楠觉得该花的钱要花,“母婴用品,还是得质量第一,必须打消三聚氰胺给妈妈们的恐惧。”

开淘宝店,产品首先质量要过关,流量也是非常重要的,怎么吸引大家过来买好货,刘楠想了很多方法,比如用微博倒流,怎么倒?

她把自己搞得像个网红一样,穿连衣裙带着孩子到海外旅游,拍摄大量照片传到网上,吸引了大量用户,没用多长时间就拉来20万粉丝,开始她免费给一些粉丝用,收获了一定口碑,在通过粉丝间的“相互作用”,吸引一大批客户去蜜芽买单,纸尿裤是一个高消耗产品,久而久之复购的客户越来越多,蜜芽的名气被打了出去。

这个淘宝店仅用2年时间就创下四皇冠,销售额超过3000万!在母婴行业内引发轰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有大量神秘人士找到她要一起聊聊,这些人就是风投,他们跟刘楠说着行话,似懂非懂。

直到有北大校友建议她去咨询一下徐小平,此人是投资专家,或许可以帮刘楠解答一些问题。

徐小平当时已经是位大佬,他不但没有摆出高姿态,还很欣赏这位北大才女,觉得她做淘宝生意有点可惜,应该搞点大的,比如真的做一家公司。还劝她货别卖了,“我要投资你,3000万估值怎么样?”。

一听大佬要帮自己做的更大,刘楠非常感激,也不能驳徐小平面子,做个公司先试试,如果失败大不了继续干淘宝。因为有徐小平的青睐和背书,项目也不错,整个投资圈都挺给面儿,很快就有风投陆续跟进,给予蜜芽大量资金支持。

 

就这样,蜜芽从一个淘宝店,蜕变成一个母婴大平台。刘楠个人也获得了很多荣誉和财富,随着持续的融资,她又把业务向跨境电商迈进。

在妈妈圈,刘楠的人设挺好,都说她是一个重情义之人,当年跟她一块在论坛漂泊的妈妈们有些据说加入到蜜芽,有些员工则是粉丝,正是有这样的团队,蜜芽才能更懂客户,更了解产品,更加专业。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刘楠组建了一只国际买手团队,做老外的生意。

老外其实很早就看好中国这块母婴市场蛋糕,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一些中小商户根本也没有可以谈的资本。刘楠的出现,让老外看到了曙光,荷兰卖奶粉的,日本卖奶瓶的,德国卖纸尿裤的都抢着跟蜜芽合作。刘楠顺势而为,在这三个国家都开了仓库。

此后几年,刘楠和蜜芽顺风顺水,她还搞起限时特卖商城,用远低于市场价的折扣力度,在72小时内限量出售产品,这种模式深受客户喜爱,上线当月,交易额就突破千万,但真正让她意气风发的是2014年。当年,全国卷起一阵“海淘风”,跨境电商迎来风口。

刘楠知道,这是个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她果断出击,利用保税区的优势,将原本需要1年多渠道铺设的时间压缩到了14天,在北京、香港、重庆、郑州、宁波等地疯狂设仓。她深知,只有效率提升,才能降低成本,增加收益。

刘楠的果断出击还体现在,她与品牌商的合作上,仅3个月时间,北大才女就搞定了400多个品牌商。2014年10月,蜜芽注册用户突破100万,交易总额已超1亿。

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懂得把握时机的人,这可能是徐小平等投资方看好她的原因。

2015年3月,她又在国内打响价格战,举办纸尿裤疯抢节,售价近200元的日本进口纸尿裤价格直接拉低至68元。据说,当时很多新晋母婴创业公司在价格战上都被打趴下了,确立蜜芽在市场中的地位。

因为经常和品牌商打交道的缘故,刘楠发现,品牌实在太重要了,自己的品牌也要打响!于是她开始拿出大量资金疯狂砸向广告,北京、上海一些妇产医院附近的公交站牌上都是蜜芽的活动,“拿下一二线城市白富美客户”是她的终极目标。

有时候,太高调不是一件好事。有网友突然爆料,其销售的玛格罗兰品牌儿童手推车为假货,这引起蜜芽高度重视。刘楠发了三次声明,为自己的疏忽致歉,并为买家进行三倍赔偿。

因为这件事,刘楠开始陷入沉思,她有很多天夜里都睡不好觉,有时还会被噩梦惊醒。“管理上出了漏洞,必须马上排查。”她明白,信誉和口碑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恢复。很多品牌起初做得很大,后来突然挂了,往往都是死在看起来“无足轻重”的小问题上。

后来,她发现,最大问题出在“开放平台”上,对商家货品很难把控。她开始让技术调整,“开放平台”只向童装、玩具等开放,而且只跟品牌方去招商,除了采购团队,刘楠又成立了一个采控团队,法务部审核所有商品资质,财务部才能放款,从根上解决假货问题。

 

2015年底,蜜芽的交易额已经逼近30亿,一年翻了30倍!

蜜芽的做大做强,把刘楠变成了名人,业内大佬,她会经常受邀参加一些行业论坛、峰会,被媒体追捧。

在战略方向上,刘楠还玩起跨界融合,与高端妇儿医疗集团合作,进军影视业,打造育儿综艺节目。

引起最大轰动的,是和国内最大亲子教育机构红黄蓝合作,因为红黄蓝,蜜芽一度饱受质疑。

最近,还有媒体曝光,蜜芽有“传销嫌疑”,称其利用多级分销、返利、拉新优惠等模式获利。“在一些网络投诉平台上,也存在不少蜜芽涉嫌传销的投诉案例。”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媒体和客户针对“蜜芽涉嫌传销”的曝光及投诉,大多集中在蜜芽的“plus会员制度”。所谓“plus会员制度”,即用户交纳399元,可购买蜜芽APP平台上的商品,成为plus会员。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调查后认为,“蜜芽官网和APP都找不到这项会员制度的相关信息,要成为会员,必须通过扫描好友邀请码注册购买,注册形式极其隐秘。”

该记者从蜜芽plus会员手中获得的文字和视频资料显示,“蜜芽plus会员制还自有一套多级分销、返利、拉新优惠、晋升等级的管理制度。

蜜芽高管在回应记者质疑时表示,“不存在涉嫌传销”,399元主要是用于购买产品。

蜜芽plus培训师的家属则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这399元的礼包根本就是一个骗局,实际到手的东西价值也就几十块,在多层返利的情况下,399元的产品价值所剩无几。”

不过,刘楠目前并没有正式回应此事。

曾经备受市场好评的蜜芽真的走偏了?

如果单从融资的角度看,蜜芽在2016年完成了E轮融资后,近三年确实再无新融资。

一般来讲,企业拿到E轮融资只有两条路走,要么,筹备上市;要么,继续融资,滴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去年有消息传蜜芽要上市,但被官方否认。现在又曝出“涉嫌传销”,对于过去顺风顺水的蜜芽来说的确是个挑战。

倘若蜜芽真的“涉嫌传销”,那么,刘楠的人设肯定会“轰塌”,她过去的经历和故事可能都是一场骗局。

拿出过去的勇气,刘楠,是时候该站出来说话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