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西广东湖北湖南安徽福建江苏浙江江西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云南贵州四川辽宁黑龙江吉林甘肃宁夏海南青海
未来集市续:吴召国的辩解不能洗白未来集市传销之嫌疑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9-09-25 我要分享:



近日,知名微商广东思埠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埠集团”)CEO、未来集市创始人、号称“微商之父”的吴召国接受某媒体采访时称,“从2014年创业开始他就没睡好过,一直处在焦虑中。当150万用户把希望的眼神注视到吴召国时,他开始担心自己未来是否还有能力继续为他们创造价值。”

这“忧国忧民”的感慨,仿佛让大家看到了一个具有“企业家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吴召国,不过清扬君更感兴趣的是吴召国为未来集市的辩解。

在媒体采访时,吴召国称目前90%关于未来集市的报道和评论都是负面的。说吴召国是传销,未来集市这家公司为什么吴召国不是法人?是要跑路吗?过去的三个月一直就是这样的攻击,非常严重。

其实早在2019年8月1日,吴召国已经发布了一篇《为你坚强 为爱坚持》的公开信。吴召国在信中表示:未来集市于2018年3月内部立项,2019年3月内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恶意进攻,不想让外界知道未来集市和思埠有任何关系,所以注册企业的时候没有用我的名字,后来是投资方有外资背景,各种审核货品上架流程麻烦,我们为了节约时间,也没有第一时间迁移。

事实果真如此吗?

在清扬君连载的三篇《揭秘未来集市 你看好它吗?》(上、中、下)中也提到,未来集市在推广期间,一直打着“吴召国”和“思埠集团”的名头,就连高管简介也在宣传包括思埠集团的内的各种高大上经历或背景。

在采访中,吴召国表示,吴召国三个字对基层的创业者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他们把吴召国视作是激励他们前行的人,是给予他们创业平台的人。基层创业者包括一群宝妈、退伍军人、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渴望自立自强的残疾人等等。吴召国在带领他们创业。而对基层的创业者而言,创业就是养家糊口,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谈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吴召国在采访中讲了一个在未来集市平台上发生的“真实故事”,他曾在云南的山区见过一个妈妈掌柜,一个月挣四五百块钱,却特别感谢他。他不明白为什么,就跟人打听,才了解到她的前两个孩子都因为没钱买奶粉,营养不良夭折了。后来通过未来集市一个月能挣四五百,能在当地养活一个孩子,她就非常知足。

吴召国说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未来集市上发生。

或许吴召国的这个故事是真的,但妈妈掌柜前两个孩子都因为没钱买奶粉,营养不良夭折了,为何有钱买手机下载未来集市APP,还能交得起399元才能成为掌柜。

请问吴召国先生,你打听过云南妈妈掌柜的具体地址在哪里吗?

你打听过她的亲朋好友和右邻右舍为何没有借钱给她买奶粉吗?

你打听过她当地最低基本工资是多少吗?

你打听当地政府对贫困家庭有什么支持吗?

你打听过当地政府的扶贫工作是怎么做的吗?

你打听过她的手机和399元怎么来的吗?

你确认她一个月挣四五百块钱真的可以在当地养活一个孩子?

在清扬君看来,云南妈妈掌柜通过未来集市“购物省钱、分享赚钱”的模式,每月赚400-500元,相当不容易。清扬君甚至想不到这位妈妈是通过哪种方式让大家相信她,使用她的邀请码下载软件,成为掌柜或购物赚取佣金。

云南妈妈掌柜是通过网络发布信息让大家知道的?还是通过地推让大家知道未来集市,下载和使用未来集市的呢?

还有,清扬君很好奇,在一个偏远的地方,云南妈妈掌柜是如何知道未来集市,如何下定决心跟着吴召国做未来集市的。难道国家实施多年的精准扶贫在云南没有发挥作用,到最后精准扶贫还要靠更具号召力和影响力吴召国才行?

联想到在未来集市总部,几乎每一层楼都会看到吴召国的名字和他曾经说过的标语。清扬君觉得吴召国把自己“伟人化”了,清扬君还没有发现哪个企业这样崇拜自己的创始人,阿里巴巴不是,腾讯不是,京东不是,拼多多不是,今日头条也不是。

吴召国说,要做的就是为基层的创业者提供平台,助力他们成长,让人人都能创造价值。未来集市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商业模型,跟主流的电商没有太多区别,我们只是在这个基础上加了一个自用省钱的设计。你去天猫购物,买了一个东西100块,它会有十块钱佣金给到淘宝客。我们把给淘宝客的这十块钱佣金拿出来做了一个激励,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商业模式,而且它是一个通用的商业模式,它不是我原创的。

难道仅仅靠购物省钱就能为广大基层的创业者创造巨大价值?

清扬君认为靠分享或许可以为消费者省钱,也能创造一定的价值。但为了赚取佣金必须购买399元礼包,之后要想赚取别人的佣金只能不断的“拉人头”。在这种情况下,未来集市有多少级的下线,吴召国你说的清楚吗?这种模式是否和你说的淘宝客一样呢?是否违背消费者省钱购物的初衷呢?

吴召国说,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用户是被主流电商所忽视的。前段时间,我们在山东做了一场地推会,有一个小学毕业的阿姨,她没有微信支付,连微信都用不明白,我们的地推人员教她怎么下载,怎么绑定银行卡,怎么支付,怎么填收货地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小时耐心地指引他们,这个人群是我认为很重要的,叫增量人群,我不是在跟主流电商抢用户,而是做增量用户。

请问一下吴召国,在未来集市付费的100多万会员中,有多少是增量用户?如果清扬君没猜错的话,85%以上的付费会员都是原来的微商群体,另外10%以上的付费会员使用过京东天猫购物,真正的增量用户可能连0.1%都没有。

吴召国说,人总要成长,他自己,他帮助的这群人,连同这个社会在一起成长。

清扬君认为,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人总要成长没错,但没有了吴召国,这群人和这个社会一样会成长,说不定会成长的更快。

此外,吴召国在公开信中称:我们累计为国家纳税近5亿元,为了更好的履行社会责任,我成立了吴召国慈善基金会,系统的做公益慈善。而这一切,很多人都看不到,或者选择看不到。

吴召国还说,传销到底是什么?我的理解是,把没有价值的商品包装起来,甚至是没有商品,只是通过层层拉人头赚钱。思埠作为社交电商行业发展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作为主要起草人参与到国家商务部《社交电商经营规范》的起草工作当中,全程参与社交电商行业经营规范标准的制定,并被授予《社交电商经营规范》联合起草单位。未来集市是在思埠5年的发展基础上的厚积薄发,其模式是以销售产品为利益分配点,旨在帮助传统企业来盘活他们的销售渠道,而且这个模式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模式。

清扬君认为,吴召国的思埠集团为国家纳税近5亿元、成立慈善基金、起草《社交电商经营规范》等行为和未来集市是否涉嫌传销没有必然联系。纳税是每个企业应尽的义务,慈善基金也不是为未来集市成立的,参与标准的制定更不等同于不会做出违法的事情,吴召国在偷换概念上确实玩的炉火纯青!

另外,吴召国说传销是“把没有价值的商品包装起来,甚至是没有商品,只是通过层层拉人头赚钱”。清扬君认为这个解释太片面了,有价值的商品销售违反相关规定一样是传销。吴召国为了粉饰未来集市的商业模式,简直是侮辱社会大众的智商!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列举了传销行为的三种表现形式:“拉人头”传销、骗取“入门费”传销、“团队计酬”传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规定: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者、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

吴召国创立的未来集市,100多万付费会员究竟有多少个等级,谁说的清楚?吴召国作为微商之父,难道忘记了今年初,号称第一微商集团的摩能国际因为传销被一窝端吗?


 

相关文章